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建文帝如果不自焚,就在皇宮坐著,朱棣敢殺他嗎?_建文帝會不會被朱棣殺了

Mer86說: 建文帝可能跑了,也可能是自焚而亡。不過這不重要。當時不管朱允炆怎麼著,他沒自焚也好,不逃跑也好…

Mer86說:

建文帝可能跑了,也可能是自焚而亡。不過這不重要。當時不管朱允炆怎麼著,他沒自焚也好,不逃跑也好,只要他活著被朱棣活捉,必然是個死。因為史料中對朱棣繼位的記載,非常有內涵。

根據史料記載,朱棣初進南京時,城內亂成一鍋粥,為了搶佔先機,朱棣把兵馬分成了四部分:其中實力最強的一隊被派去鎮壓以徐達大兒子徐輝祖為首的抵抗勢力;第二隊派去天牢釋放被建文帝拘押的幾個王爺;第三隊被派去皇宮,「保護」建文帝。

至於第四隊則由朱棣自己親自帶隊,作為戰場的預備隊。

三隊人馬派出後,鎮壓抵抗勢力的一隊進展非常不順,因為徐輝祖死不投降,跟燕軍在城內打巷戰。營救王爺的一隊則很順利,被拘押的王爺很快就救出,並送到朱棣面前。

但就在朱棣與弟弟們碰面,抱頭痛哭時,第三隊的人突然來回報說,皇宮起火了,已找不到建文帝的下落。朱棣聽聞大驚,立馬增派人手去滅火。表示一定要保護好建文帝。

大火燒了一段時間後,終於被撲滅。朱棣的手下從火堆裡扒出兩具屍體,說是建文帝和皇后的。當時這兩具屍體已經燒的跟黑木碳差不多了,朱棣不確定這是不是朱允炆,因而特別猶豫要不要把消息公布天下。

就在朱棣正猶豫時,他的軍師姚廣孝悄悄的對朱棣說:這兩具屍體就是皇上和皇后!他們死得其所。你趕緊宣布。

朱棣很聰明,瞬間明白了姚廣孝的意思。於是他立刻就認定兩具屍體是自己的好侄兒和侄媳婦,撲上去就抱著屍體號喪:你們怎麼這麼傻啊,我是來幫你清除奸臣的,你們咋就自焚了啊?

哭過一番後,朱棣安排人下葬。隨後他馬上與姚廣孝一起商量自己稱帝的事宜。朱棣當時是想立即稱帝的。因為名不正言不順,他如果不稱帝,大家不會服他。甚至就連南京城裡的老百姓也不會服他。

但姚廣孝很精明,他看得更遠。他勸朱棣再忍忍,先不要登基,還可以等南京再亂一點了稱帝。到那時候,天命所歸,大家希望朱棣能出來收拾殘局,便會真心擁戴他稱帝。

忍了一段時間後,朱棣手下靖難的將領先忍不住了,紛紛來勸進,但朱棣不允許。

又過了一段時間,南京城內的諸王爺們忍不住了,紛紛來勸進,但朱棣仍不允許。

又又過了一段時間,建文朝的舊臣們也忍不住了,也紛紛來勸進,朱棣再次駁回,表示自己不會稱帝。

直到最後,城內百姓的代表,鄉紳地保們全部都來上奏了,請求朱棣趕快登基,稱再這樣亂下去的話,百姓們就無法生活了。請求朱棣以蒼生社稷為重趕緊稱帝。朱棣這時才假模假樣的表示:既然你們都希望讓我登基繼位,那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了。

之後,朱棣四處貼榜,表示自己要稱帝,在獲得一致擁戴後,他順利登基。至於昔日的建文帝,則沒什麼人還關心他了。

至此,靖難之役才算是完全結束。

細看這段歷史記載不難發現,建文帝有沒有自焚,或者說他很爺們,就不逃跑,就坐在皇宮大殿上等著朱棣來抓,真的很重要嗎?

事實上,並不重要。因為建文帝死亡的消息是朱棣主動放出來的,當別人質疑時,一口咬定建文帝死了的人,也是朱棣。

朱棣不傻,留著建文帝不殺,或者宣稱建文帝跑了,這對他而言都非明智之舉。

如果他不殺建文帝,他該怎麼安置自己這個侄子?軟禁?開什麼玩笑。他以清君側名義起兵卻軟禁皇帝,這不是自打臉嗎?

先軟禁再暗殺?這不是多此一舉嘛?有這閒工夫,還不如直接趁亂弄死建文帝算了。

公開宣布建文帝失蹤也不可能。因為一旦朱棣這麼幹了,那簡直是後患無窮。比如後來清朝的「朱三太子案」。

據統計,從清朝入關,入主中原的七八十年時間裡,前前後後就冒出十幾個聲稱是「朱三太子」的人造反。

這個所謂的「朱三太子」就如小強一樣,清朝殺了一個,不久後又冒出一個,攪的順治康熙兩朝幾十年都不得安寧。

因此宣稱建文帝失蹤是不可能的。朱棣當時唯一的選擇,就是宣稱建文帝死了。

活人是不可能有的,屍體倒是有兩具。想驗屍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已經下葬了。

所以說,不管朱允炆當時怎麼著,只要他被朱棣活捉,必然就是個死。朱棣有決心,也有臉皮做這種事。比如駙馬梅殷之死,就是典型的朱棣式的肉體消滅。

朱棣繼位後,朱棣的妹夫梅殷對他始終愛答不理,惹的朱棣一肚子火。有一天兩個錦衣衛去找梅殷說點事,三人在過一條河時,梅殷突然掉到河裡淹死了。按說像駙馬淹死了這麼大的事,朝野應該早就吵翻天了,兩個錦衣衛坐視駙馬被淹死,肯定也是少不了被問責的。但後來卻很蹊蹺,朝野沒人敢過問這件疑案,兩個錦衣衛也得到了提拔。

最後是梅殷的妻子寧國公主追究,一直問到了朱棣那裡,朱棣看瞞不住了,才下令徹查這件事情。而徹查的結果也非常搞笑,朱棣對妹妹說原來兩個錦衣衛跟梅夫有仇,把他扔河裡淹死了。而我對此事一概不知,不過妹妹你不要傷心,因為我這就下旨宰了這倆個膽大包天的傢伙。

這事怎麼評價呢?這不是在糊弄鬼嗎?

另外還有解縉之死也是如此,朱棣一個簡單的意會,下面的人馬上懂了。

從這些事不難看出,朱棣殺伐果斷。他既然敢跟建文帝對著幹,當然就敢殺建文帝。只不過他還要點臉,不敢正大光明的幹而已。

文史漫談說:

朱棣不敢殺他。

但是建文帝會在朱棣叔叔的幫助下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深刻反思自己,然後把朱棣叔叔看不過眼的「奸臣」一一誅殺,以示知錯。

殺到朱棣叔叔滿意後,戰戰兢兢地做幾天皇帝,然後感覺自己才能不足,勝任不了皇帝之位,只有朱棣叔叔能開創盛世。於是就問朱棣叔叔是否願意接過皇帝的重擔,為天下百姓計?

朱棣叔叔推辭一下,就接受了。

禪位之後,建文帝被封為親王,但是身體卻一日不如一日,不久就病死了。建文帝死後,朱棣很難過,於是以皇帝之禮下葬,還活埋了幾個美女給他陪葬。

於是諸臣誇朱棣:「陛下仁義!」

另一種可能

建文帝認錯處死奸臣後,就得了病,不久便暴斃了。

國不可一日無君。

諸臣為國之社稷著想,勸朱棣登基上位。

朱棣覺得諸臣說的有道理,當今天下唯有我朱棣才生勝任皇位。於是朱棣接受大統,登基上位。。

超山閒人說:

中國人講究正統合法性,我大清進關是為了幫崇禎報仇,民國是驅除韃虜,所以建文帝不會馬上死,叔侄兩人先抱頭痛哭,然後建文帝要求禪位,朱棣當然不肯,三讓三辭,朱棣拗不過建文帝當上了皇帝,過幾年建文帝不幸得病去世

晨曦小荷說:

大家好,我是晨曦小荷,我來回答這個問題。

建文帝如果不自焚,就在皇宮坐著,朱棣敢殺他嗎?朱棣就是明成祖,都是當了皇帝的人,有什麼敢與不敢的?他殺人的方法有千萬條,就看怎麼殺了。

歷史上的建文帝應該是被朱棣殺掉了,或者被人獻給朱棣然後被殺掉了。他逃出南京的機會等於零,因為李景隆開城投降,南京城匆忙間城破,在這個過程中,很可能建文帝直接被燒殺在皇宮裡了,南京本就是一個死地,建文帝沒機會逃出去,所以不存在朱棣敢殺不敢殺的問題,關鍵是不能讓人知道是他殺的,因為畢竟他是打著清君側的旗號造反的。

歷史上關於帝王間想殺而不能殺的解決方案,有很多可以參考,比如趙武靈王被囚禁沙丘宮活活餓死就是比較好的方案,後來梁武帝也就步後塵了。有些急於表現忠誠的,比如三國時的成濟,就比較悲催,他被人當槍使,成濟是三國後期曹魏武將,被司馬昭的心腹賈充指使,用戟刺死魏高貴帝曹髦,後司馬昭為平息眾怒,將成倅、成濟兄弟二人殺死,為別人背黑鍋。另外比較時髦的做法是禪讓後想辦法再毒殺,也有禪讓後得以善終的。這要看當時的環境和帝王的個人能力和胸襟了。

朱棣殺建文帝不需要禪讓,這本質來說就是他們老朱家的內鬥而已。唯一忌諱的就是犯上作亂的罪名,所以朱棣一定不能看見建文帝,或者起碼不能讓老百姓知道他們曾經見面過。但朱棣一定是確認了建文帝的死亡消息。

建文帝是身居皇宮的人物,自理能力一定不強,所以他的目標一定很大,並不能隱藏民間;明朝的實力強大,所以他也難以藏匿海外;可以說天下雖大,竟無他容身之地。再者想抓他的人太多,朱棣這邊的人自不必說,還有牆頭草有可能獻建文帝自保或者升官發財,還有那些不滿足現狀的人,只有擁立新君才能取得更大地位和利益的人,更有這個衝動。總之建文帝和忠於他的人被殺死在皇宮,然後假意皇宮失火是個不錯的故事。老百姓喜歡,明成祖也能接受,還可以假裝四處找一找,以後的我們也可以多些遐想。

最後我們就開個玩笑:皇帝看起來是一個高光的職業,但從生到死,卻無時無刻不在危險裡,尤其是這一生一死的時候,這個職業非常的危險,所以沒人再敢從事這個職業,漸漸地也就消亡了。

混跡於人世間的胖子說:

記住,史書上朱棣不是造反要自己當皇帝。這個雖然大家都不信,但朱棣需要的是一個藉口,他不管別人信不信的。

朱棣的藉口就是清君側,就是皇帝身邊有了奸臣,皇帝被奸臣迷惑或者說是控制住了,所以才起兵。

也就是按照朱棣的理論,這個時候的建文帝和大明帝國是需要他朱棣來解救的。既然如此,朱棣自然是當仁不讓了,從北京一路打到南京。當時整個南京兵荒馬亂的,朱允文怎麼可能端坐在皇宮?怎麼可能見到朱棣?那必然是朱棣晚來一步,救駕來遲,雖然成功誅殺奸臣,但卻被奸臣得手殺害了允文皇侄,我朱棣王爺痛苦萬分,恨不能同去,但奈何明帝國不能沒有當家人,這才忍著萬分悲痛登上帝位以主持大局。

這個劇本明白吧?無論朱允文怎麼選擇,但按照朱棣劇本那是怎麼也不能相見的,也絕對不可能相見。說白了,就是即使見了也是沒見,當然也就不存在殺不殺的問題了。

北門猿說:

殺肯定是不可能的。

朱棣起兵的時候,打的旗號是「清君側」——皇上沒錯啊,都是有奸臣從中離間,挑撥我們親戚關係。皇上只是受了蒙蔽!

(朱棣)對諸將士曰:「今幼主嗣位,信任奸回,橫起大禍,屠戮我家。……祖訓云:『朝無正臣,內有奸惡,必訓兵討之,以清君側之惡。』今禍迫予躬,實欲求生, 不得已也。」

——《奉天靖難記》

打進南京城之後,眾臣勸進,朱棣當然要推辭一番啦。於是說:

「我當初起兵,也是迫不得已。只希望能還天下一個安定,我做伊尹、周公,也就夠了。誰知道朱允炆他想不開,自焚了呢。」

丙寅,諸王及文武群臣請上尊號,上曰:「予始逼於難,誓救禍除奸,以安天下,為伊周之勳,不意孺子無知,自底亡滅。今奉承洪基,當擇有才德者,顧予菲薄,豈堪負荷?」

——《奉天靖難記》

伊尹,周公最有名的事跡如下:

所以朱棣說「伊周之勳」,那就是表示:我只是想輔佐他做個好皇帝而已,我可沒有自己當皇帝的意思!

這話當然不用當真。但顯然,至少朱棣在官方發言中,是不會表示「我要搶侄子皇位」的。既然如此,朱允炆一定不能殺,殺了你不就成叛臣賊子了麼。

那,不殺,該怎麼辦呢?

首先,當然要讓朱允炆把皇位交出來。這事倒不難,反正他也沒別的路可走了,想不交也不成。

其次,禪位之後,要設法防止他的復闢,這也簡單,在南京城內找所宅子,往裡一關就是。歷史上,朱允炆的兒子就被圈禁在了鳳陽,幾十年後到了明英宗時才被放出來。

但是,朱棣是個多疑的人,朱允炆活著,始終是個隱患,他肯定是不放心的。讓他死掉是最好的辦法。

只不過怎麼弄死,還要仔細考慮。

簡單點的辦法,就是一杯毒酒送上,然後詐稱朱允炆急病發作暴斃了事。

複雜一點呢,有個例子可作參考。

明宣宗朱瞻基時,漢王朱高熙起兵造反,很快就被平定了。朱瞻基留了自己這位叔叔一命,只把他關起來了事。

後來,宣宗去探視朱高煦,沒想到朱高煦不知抽什麼風,忽然伸出一腳,將宣宗絆了個大馬趴。

宣宗大怒,命人用一口三百斤重的銅缸把他扣住。朱高煦力氣很大,大概是覺得不服氣,繼續腦抽,把大缸頂了起來。宣宗這下出離憤怒了,實在忍無可忍,索性讓人在銅缸上堆了許多木炭,點起火來,把朱高煦烤死。

朱棣也可以採用這個方法(雖然他肯定不知道自己孫子玩過這麼一手),某年日月,皇帝駕臨朱允炆府邸,言談之間朱允炆出言不遜,而且想要毆打皇上。皇帝忍無可忍,命人將其責打。不想朱允炆體弱多病,當夜傷重不治而死。

(P.S.我不是說朱瞻基是要借這個由頭弄死朱高熙……)

四海聊經濟說:

拜託,你是幼兒園的小孩嗎,怎麼會問出這麼幼稚的問題?

人們之所以不敢造反,不敢刺殺皇帝,是因為皇帝兵多將廣,身邊貼身侍衛武藝高強,人們不僅很難造反成功,很難殺死皇帝,還會招來誅滅九族的禍患。

皇位,意味著無上的權勢與榮華富貴,皇帝的寶座,只有一個。自古以來,皇權之爭都是一樣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任何人在通往皇帝寶座的路上,都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自古以來,權臣造反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弒君篡位,取而代之。

朱棣造反也是一樣的道理。朱棣起兵造反的口號是清君側,真實的目的是推翻建文帝的統治,自己登基當皇帝。

朱棣如果不殺了建文帝,自己怎麼名正言順地登基當皇帝?可以這樣說,只要造反成功,那麼朱棣殺建文帝就是勢在必行。

朱棣如果不敢殺建文帝,又何必冒著被株連九族的風險起兵造反?敢於造反卻不敢殺皇帝的人,世界上就沒有這樣的人。朱棣既然已經選擇造反,那麼殺建文帝就是必然。

總而言之,朱棣既然敢起兵造反,自然也就敢殺建文帝,而且也必須殺建文帝。真實的歷史,也許就是朱棣殺了建文帝,然後告訴所有人,建文帝是自焚而死,並且逼迫史官也這麼記載。

豬哥亮31說:

建文帝自焚,笑話,朱棣靖難成功進南京最尷尬的就是王見王,所以必須有人替他解決這個尷尬,清君側君都給清沒了,拜孝陵改洪武年就是告訴別人我從朱元璋手裡接過的皇位,鄭和下西洋除了宣揚國威,更主要的是找到他,弄死他

唐公子國史新語說:

如果建文帝端坐皇庭而不自焚,他的結局就不會如當今史書上記載的那般撲朔迷離。朱元璋出於愛屋及烏[朱元璋溺愛的長子朱標被立為太子,卻英年早逝。故而移情別眷,厚待朱標的兒子朱允炆]的心理傳給他的皇位依然會被朱棣所奪。他本人一樣會被埋入暗黑的死亡隧道。明朝中後期的歷史也將改寫。

而永樂帝朱棣再也不用枉費心機、勞民傷財地數次派鄭和下西洋了——名為開拓海上貿易,促進國家經濟,實際上卻是:一方面搜尋建文帝下落,一方面通過向異邦饋贈錢財、玉帛宣揚國威,為自己皇位的合法性進行輿論粉飾。永樂皇帝會踩著建文帝鮮血淋淋的頭顱名正言順地登上帝國皇位,而不會有 任何負罪感,畢竟三十年前,他的父皇朱元璋也是靠卸磨殺驢、踩著小明王的屍體一步一個腳印地邁向權力的金字塔尖的。

朱棣作為朱元璋的四皇子,論軍事武略文才計謀可與太子朱標相提並論,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朱標年長在先,朱棣是完全有資格做他的皇位繼承人的。而他的母妃被虜在蒙古的這一段黑歷史,讓朱元璋對他的漢人血統產生深深的懷疑。因此,朱元璋從心裡就否定了他繼承皇位的資格。

倘若朱標一直健康而沒有英年早逝,朱棣一定會安分守己地做好一地藩王的。因為朱棣跟朱標不僅感情基礎非常牢靠,更重要的是朱棣也仰慕朱標的仁德才華,確信朱標能把朱家的江山治理得欣欣向榮、枝繁葉茂。他斷不會尋釁滋事,踐逞稱帝野心。

朱標的英年早逝,為朱棣野心的萌發創造了條件。尤其是當朱元璋無視「嫡長子繼承制」的皇位傳承制度、直接打算把皇位傳給只有仁弱而沒有武謀的孫子朱允炆時,朱棣的憤懣不平就積日累熾了。因為他的自信、他的武略、他的才華足以擔當一個君王的重任。他縱橫北元、逆掃蠻虜建立的功績也證明了這一點。朱元璋活著的時候,他的權威尚可以壓制住朱棣的野心膨脹。一旦朱元璋不在了,諸皇子中聲望最著的朱棣,完全有能力有野心傾動天下。

1398年,朱元璋駕崩,作為皇太孫的朱允炆繼位稱帝,建號「建文」。倘若他真的是一個雄才大略的君主,他應該從諸多藩王中拉攏一兩個做心腹助手,鞏固皇權根基,以防權臣篡逆。可他呢?仁弱無智,聽從齊泰、黃子澄、方孝儒等一幫文臣的厲言厥詞,悍然削藩。削藩也不是不行,但需要有步驟、有計劃、「溫水煮青蛙」般的有條不紊。而建文帝呢?簡單粗暴,疾風驟雨,無差別的「一刀切」。不到一年,周王、代王、齊王、湘王等朱氏藩王相繼被削,或被廢為庶人,或被滿門誅殺。皇權的冷酷在這裡得到血腥驗證,與親情無關,與姓氏無關。與此同時,建文帝以靖邊防守為名,採取釜底抽薪之計,抽調燕王麾下精兵,試圖一舉剪除燕王朱棣的勢力。

周、代、齊、湘諸王悲慘的遭遇營造的「兔死狐悲」之感,建文帝屢屢出手炮製的生存危機,以及朱棣本人有才華支撐的勃勃雄心,讓他不得不決意起兵對抗。

先前,朱元璋靠義子兄弟們奪取國家政權之後,生恐權臣篡逆,明定朱氏藩王有移文中構誅取奸臣和舉兵清君側的權利,他在《皇明祖訓》中說:「朝無正臣,內有奸逆,必舉兵誅討,以清君側。」

1399年的朱棣,就是以此為理由,指摘齊泰、黃子澄為奸臣,必須加誅討,即而在姚廣孝的推動下,以「清君側,靖國難」為政變口號,發動了聳動天下的「靖難之役」。經過一番血戰,朱棣慘勝,榮登御座。而建文帝下落不明。有說是自焚而亡,有說是化裝逃離,後出家做了和尚。無論哪一種說法,都沒有令人信服的鐵證。建文帝之死,也就成了一個謎團。

倘若建文帝端坐朝堂,忍而不逃等著朱棣的處置,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結局呢?

我相信他會有一個明明白白的死亡結局。

為什麼呢?

第一,朱棣確有稱帝的野心,朱元璋、朱標給他造成的威懾和壓力不復存在,他看到了實現自己野心抱負的機會;

第二,即便朱棣適可而止放過朱允炆,朱棣發動的戰爭依然會被坊間視為叛亂,一樣會留下篡逆的名聲;他同時也不能確信朱允炆是否會安分守己,即便朱允炆能夠安分守己,他手下的一幫朝臣呢?親朋故舊呢?會善罷甘休嗎?

第三,朱棣經歷千辛萬苦才「剷除奸佞」,如果不是為了一言九鼎的皇位,這份天大的功勞朱允炆拿什麼來封賞?

客觀來講,從朱棣攻進南京城的那一刻起,朱允炆就沒有能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了,皇權的唯一性、排他性、獨佔性,決定了朱棣不會把「隱性炸彈」朱允炆放在身邊,就像朱元璋在應天府登基後小明王作為義軍旗幟的功能和號召力完全喪失一樣,等待他們的只能是死亡。

那麼,朱棣應怎樣設計除掉朱允炆而不落人口實呢?我想應該至少有三個步驟:

第一,朱棣秘密派心腹幹將潛入皇宮,謀殺朱允炆,或是毒殺或其它手法,讓他死得悄無聲息,然後偽造現場,造成朱允炆死於亂軍的假象,而且這些亂軍最好還是朱允炆方面的人;

第二,以給建文帝朱允炆報仇為藉口,清洗皇宮內幕所有知情人士,殺人滅口,讓真正的「真相」隨著他們的死亡一起被埋入墳墓;

第三,朱棣親自出場,對朱允炆施以國葬之理禮,在聲勢浩大的儀式上,朱棣會流下感人至深的「鱷魚眼淚」,「叔侄情深」會成為一幅精彩的畫卷,給世人留下深刻印象。

如此以來,朱允炆的死就成了一個確定的結果,朱棣再不用擔心他的殘餘勢力死灰復燃了,在皇位的合法性問題上,朱棣也不必再大動幹戈,勞心費力了。那個乖巧機靈的鄭和也不可能有七次出海巡遊的機會了。明朝的封閉性也會提前顯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23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