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今天十多位原同事聚餐,沒人買單僵持著老闆報警了,你怎麼看?

英木子說: 十多個人吃飯不給錢,飯店老闆不報警才怪。說一件之前就遇到類似的事情,其實不是不買單,而是事出有因。…

英木子說:

十多個人吃飯不給錢,飯店老闆不報警才怪。說一件之前就遇到類似的事情,其實不是不買單,而是事出有因。

那一次的事情是這樣子的。

在廣州的一家工廠,有一些工人都幹了十來年了,同事們每天朝夕相處,就像兄弟姐妹一樣,可以說跟同事在一起,比跟自己家人在一起的時間還要多。

後來陸續有些人離職了,但大家也會經常聯繫,像那些出去後發展得不錯的同事,還時不時回到原工廠來看看大家,這樣的人當然會令那些一直不敢挪窩的同事很是羨慕。

有些關係好的,還會經常聚一聚,大家可以聯絡一下感情,或是聊聊彼此的近況,以及工廠的一些情況。

有一次,一個出去發展得很不錯的同事,好像是在一家公司當經理,聽說待遇不錯,管的事情也蠻寬的,可畢竟是空降過去的,有些人也不服他管,他感覺有點孤立無援,於是想找一批自己人。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以前的同事們,於是他就跟原先關係比較要好的同事說了,說在周六晚上想請同事吃頓飯,讓他們多聯繫一些人。

他也沒講到底要請多少人,而這些同事跟大家說有人請客,誰想去都行,這下可好,呼啦就去了差不多二十個人。

大家到了地方後,這個做東的人卻還沒來,於是有人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到?

他說一會兒就到,讓大家先點菜,有了他這句話後,大家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就開始點起菜來,反正有人掏錢,於是也不心疼,想吃啥點啥,呼啦啦一桌點了十幾道菜。

眼見菜都上齊了,他人還沒來,打電話卻是暫時無法接通,大家乾脆也不等了,端起酒杯就碰了起來。

酒到酣處,誰也沒去在意這頓酒是怎麼個喝法的,只是一個勁推杯換盞,個個都喝得滿臉通紅。

眼見著時候不早了,個個也都是酒足飯飽了,可請客的人卻還不出現,電話又聯繫不上。

有的人說有事就先離開了,就這樣,最後只剩下了兩個人,這兩個人也就是當初幫忙聯繫人的。

這時他倆也著急了,一個勁打電話可就是打不通,這時飯店服務員拿著單子來跟他們結帳,一共是2800。

他倆本想著帶張嘴來就行了,身上哪有帶什麼錢,兩個人加起來也不到五百。

最後沒辦法,只好打電話給工廠的總經理求助,總經理平日裡對大家也不薄,知道情況後,就替他們付了這頓飯錢,說就當是他犒勞大家的,這使得那兩個人很是感動。

本來還想一山望著一山高,沒想到還是自己的工廠最靠譜,於是從這以後,就死心塌地在工廠幹,再也不想其它的了。

至於那天晚上說要請客的同事,原來是在那天下午跟新公司的人合不來,就大吵了一架,然後被公司炒魷魚了,所以他也不好意思來參加這場聚會了。

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跟他聯繫過。

之所以說這些,是想說題主所說的十幾個人聚餐沒人買單,其實這應該分幾種情況。

一、事先就沒溝通好,既然有人要發起這場聚會,那肯定得有個牽頭人,總不能大家無緣無故都來到餐廳吃飯,既然有人在組局,那他就應該清楚這頓飯是怎麼個吃法。

是某人做東?還是大家AA制?這些事情總得事先就計劃好,到付帳時不會出現沒人買單的尷尬情況。

二、請客的人沒到場,就是說本來說好是某某做東,到最後他本人卻沒來,不過如果真的是遇到這樣的事情,請客人要不就提前通知聚會取消,要不本人不能來了,但帳還是要結的。

總不能一聲不吭,把大家晾在那裡,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人只怕以後也沒朋友了。

三、請客成本超出了預算,比如說某人要請客,本打算請十個人吃飯,預算花一千塊錢的。

結果被請的人又人帶人,一下來了二十個人,而且大家也毫不客氣連吃帶喝,到最後花了三千塊錢。

遇到這樣的情況,這超出的部分,做東的人心裡是很不舒服的,經濟好些的,氣量大點的,會打腫臉充胖子把單買了。

遇到小氣的或是經濟困難的,一下超出這麼多錢,肯定是不願意買單了,至於那些來吃喝的人,更加不想掏錢了,因此就會出現誰也不想買單的情況。

至於題主所說的十幾人吃飯沒人買單,不清楚是屬於哪種情況,但不管是哪種,飯既然吃了,總不能讓人家飯店買單。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人願意慷慨解囊,那就大家AA制,平攤到個人頭上應該也不會有太多,怎麼樣也得把這頓飯錢付了,就當是自己請自己好了。

至於這頓飯是個怎麼回事,或是有多令人窩火,這些都是後話。

同時也告訴我們,再有聚會時做東的人和被請的人一定要謹慎,不是什麼人都能請,也不是什麼局都得去。

別忘了聚會的目的是為了聯絡彼此之間的感情,而不要弄得從此成了陌生人。

閒言碎語串串串說:

幾個同事約好一起去聚餐,但是吃飯完以後,大家都只坐著說話,沒人買單,最後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去把帳結了。

我們同事之間經常會聚餐,每次聚餐之前都有一個發起人,當然了每次買單的也是這個發起人,由於聚餐比較頻繁,因此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輪流做這個發起人。

聚餐很多次,也從來沒有出現過沒人買單的場景,大家雖然都不富裕,但是誰也不會在這一頓飯上薅羊毛。

凡事總有例外,意外還是發生了。

有一次我們按照以往的慣例,接受了一個同事的邀請,我們去指定好的酒店聚餐,可是這次卻多了兩個陌生人。

一般我們都是不會帶陌生人來聚餐的,同事之間聚餐的圖的就是一個熱鬧,你帶幾個陌生人過來,大家都放不開,就沒有了那種輕鬆的氣氛。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兩個人是在我們公司承包工程的兩個分包老闆,被現場的技術員帶來了,說是一起吃個飯。

一般這種有施工隊老闆參加的聚會,最後都會是老闆們買單。倒不是我們有意佔人家老闆的便宜,而是在公司這幾乎就是一種潛規則了。

人到齊了以後,我們都把菜單遞給了老闆,讓他們去點餐。因為在我們的意識裡面這桌飯最後肯定是由老闆買單的,點菜的主動權自然就應該交給他們。

老闆們也沒客氣,就點了一些菜,隨後我們也只簡單地加了幾個,畢竟是人家坐莊,我們也不好意思太過分。

無酒不成席,我們每次聚餐自然是少不了喝酒,當然了酒都是我們提前買好的。

飯桌上,老闆們也頻頻和我們碰杯,說一些拉近距離的話,無非就是在以後的工作中多多照顧自己之類的客套話。

由於有了施工隊老闆們的加入,我們說話都很謹慎,也不敢隨意吐槽,畢竟我們還不清楚,這勞務隊背後到底是哪一尊大佛。

酒足飯飽後,我們準備聊一會兒天就撤人了。

可在這個節骨眼上,卻出現了意外的情況,大家都坐著聊天沒人去買單,我們都有點納悶,不禁面面相覷的互相看了看。

這次聚餐的發起人也是很納悶,這不是有勞務隊老闆了嗎?怎麼還等著我去買單嗎?那他們來參加是怎麼回事?我有沒邀請他們!

他也就坐著裝傻,不去買單。我們都把目光轉向了帶兩個老闆來的那個同事身上,我們想看看他的意思,到底是老闆請客買單還是我們自己來買單。

那個同事也是一臉的無奈,還有點尷尬,看到他的表情我們就知道了,這次施工隊老闆來壓根就是個意外,並不是來請客吃飯的。

在得到了這樣的反饋後,我們心裡就明白,這次買單還得是老規矩,由發起人去結帳。

但是這次聚餐發起的同事心裡卻不這麼想,他認為自己並沒有邀請那兩個施工隊老闆,我都不認識他們,憑什麼要請他們吃飯?

其他同事的想法就更簡單了,心說我們只是單純地來吃個飯,也不是我坐莊,買單這件事怎麼也和我沒關係,你們愛誰買誰買。

大家都心懷鬼胎的坐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不痛不癢的話題,以至於最後很多人沒話題聊了,開始耍手機。

氣氛瞬間變得很尷尬,包廂裡面靜悄悄的,大家都在低頭耍手機,真的是很詭異的一幕,吃完飯沒人買單,大家互相僵持著耍手機。

我是見不得這種尷尬的氣氛呢,覺著渾身難受,這到底算哪門子事?吃個飯吃出來這麼個局面?

平時誰也不在乎請大家吃一頓飯,但是這次大家卻都不以為然,覺得我們根本沒理由去請兩個毫不相干的吃飯。

在這種僵持不下的局面下,率先堅持不住的急性子的人,而我恰好就是這類人,最後我就起身去把帳結了,然後各回各家。

回去以後,我們就問帶施工隊老闆來的那個同事,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很無奈地告訴我們,施工隊老闆只是送他去酒店的,他隨口就問了句,要不要一起吃個飯,沒想到的是施工隊老闆沒有謙虛,直接就跟著他來了。

原來是這麼檔子事,搞得大家心裡還都不是很愉快,覺得他帶陌生人來吃飯,也不知會問我們一聲,就有點過分了。

搞清楚原因後,大家也就釋然了,但是對於這次沒人買單的尷尬局面,估計很多人心理都有了陰影。

今天十多位原同事聚餐,沒人買單僵持著老闆報警了,你怎麼看?

一:丟人

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沒人買單而讓老闆報警,這種行為發生在一群成年人身上,就是一種丟人的表現。

原同事聚餐,按理來說,應該是關係還不錯的同事,分開後還能聚一起,關係能差到哪裡去?

居然沒人願意買單,那為什麼要聚一起呢?聚在一起吃飯又不想買單的人,是抱著什麼樣的心理?白吃白喝嗎?現在誰也不缺一頓飯吧?

出現這種情況,真的是丟人,丟情分,所有參加聚餐的人都應該感到羞愧,既然吃不起那麼就不要參加這個聚餐!

二:不要參加沒意義的聚餐

出現這種尷尬的局面,也是給所有愛參加聚會或者是酒局的人一個警示,不要參加這種毫無意義的聚餐,丟人又跌份!

聚餐還是和關係好一點的同事或者是朋友去,不要弄這種原同事或者是同學聚會之類的事,其中要是發生一點變故,就會出現沒人買單的局面,那個時候估計參加聚會的人,腸子都悔青了。

三:認清人心

十多個人聚餐,竟然沒人去買單,這是多麼滑稽的場面?

那麼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坐在一起吃飯的這十幾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平日裡是不是都稱兄道弟的,牽扯到利益的時候,一個個是不是都露出了原形?

我想通過這一次聚餐,他們應該都認清了彼此的真面目,以後要是還有往來,應該也會多加小心和注意的!

四: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十多位原同事聚餐沒人買單,老闆報警,這種行為帶來的後果應該由聚餐的所有人買單,並不是那一個人的錯,在座的都有責任。

這也給很多聚餐的人一個警示,只要是在一起吃飯聚餐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是有責任的。

很多人喜歡勸酒,要是酒後發生了意外,在一起聚餐的人,不管你有沒有喝酒,有沒有勸酒,你都是有一定的責任的,因此聚餐的時候每個人都要為團體的行為買單。

我想說的是:

多與好友常相聚,莫與無良共舉杯!遠離沒有擔當的人群,和他們為伍即丟人,又跌份!

小李史說:

東子非要請我吃飯,我就帶了幾個朋友一起去,點了一桌子菜,吃到一半,他竟然借著上廁所,偷偷的溜了,害的我自己買的單,第二天我找東子質問,他的一句話讓我羞愧不已……

上個月,以前一起在天津上班的老同事東子給我發信息,說他也來蘇州上班了,在吳中區,問我在哪個區,我說在工業園區,他上網一查,發現我們兩個人離得好近,就說星期天他請我吃個飯,好好聚聚。我想都沒想,馬上答應了,並約好了吃飯的地方,就在跨塘街的一家東北菜館。

到了星期天,我準備去吃飯,突然想到有幾個新認識的朋友,他們平常對我工作上有很多的幫助,我一直想請他們吃個飯,今天剛好借著這個機會,邀請他們一起去吃個飯,反正東子跟我關係好,請我一個人是請,請幾個人也是請,多幾個人他應該不會說啥。

於是我就打電話邀請這幾個朋友,跟我一起打車來到跨塘,走進飯店東子已經到了。他看到我領了幾個人一起來的,愣了一下,臉上表情變了一下又恢復了,我給他們相互介紹了一下,然後開始點菜,我邀請的5個朋友都是老油條了,經常出來吃飯,對飯店的菜品相當熟悉,其中一個毫不客氣先是點四個涼菜,又點了店裡六個招牌菜 ,都是很貴的肉菜,還點了兩份甜點 ,我一看點了這麼多,趕緊在旁邊小聲提醒,先點這麼多吧,不夠了再點。這哥們兒點完了菜,又讓服務員拿了兩瓶100多的白酒和兩包華子。

酒菜上來後,我邀請的朋友他們興高採烈地吃喝,我跟東子好久不見,一見面有很多話要聊,我倆一邊吃著一邊聊著。

吃了半個小時,一哥們站起來喊服務員,菜不夠,還要加菜,又點了兩斤小龍蝦,一個醬骨頭,一個梅菜扣肉,還有一個大豐收。

東子看見又點菜了,臉變得很難看,我以為他是喝酒喝多了,就問他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東子站起來擺擺手說:「我沒事,你們慢慢喝,我去上個洗手間。」我要扶他去,他沒讓,一個人搖搖晃晃出去了。

東子走後,我們繼續開吃,服務員把後面加的菜都上來了,全是好吃的,我們甩開腮幫子一頓風捲殘雲,吃得正起勁,我突然想到,東子去了這麼久,怎麼還不回來呢?再不回來,我們就要把菜吃完了。

我趕緊給東子打電話,卻發現電話關機了,到洗手間找遍了,也沒有找到東子的身影,這個時候,我有點直冒冷汗,東子不會是走了吧,這頓飯說好他請客的,現在他走了,那就只能是我來想辦法了。

我回到包間,跟朋友們說了情況,他們都嘲笑我,看你交的什麼朋友?說請吃飯,自己卻提前走了,也不買單……我苦笑了一下,隨口問他們有沒有錢,我們湊一下把帳結了,結果他們幾個人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都說沒錢。

我一看這架勢,只能我自己買單了,誰讓他們是我請來的。我到服務臺結帳,總共1370元,給抹了20塊錢零頭,只收1350元,我用花唄付了款。

吃完了飯,準備離開,我看到桌子上還有很多肉都沒有吃,很是心疼,就找服務員拿來了袋子,打包好帶回宿舍,晚上當夜宵吃……

東子吃飯中間突然消失不見,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

來說說我和東子是怎麼認識的

我和這個東子認識8年多了,以前都在天津一家大型電子廠上班,他是組長,我是物料線長,平常關係很好,工作上互相幫助,私下裡休息了經常一起到塘沽吃個自助餐啥的。

後來東子閒著沒事兒幹,就在網上參與車牌搖號,沒想到第一次就搖中了,應該很多人都清楚,在天津買車想上個津牌,那是很難很難的,所以東子當時真的是喜憂參半,喜的是運氣真好,一次就中了,憂的事買車的錢不夠。

東子前幾年剛貸款在老家買的房子,所以手裡的錢不夠買車的首付。眼看著車牌過期的日子越來越近,東子變得非常焦急,他找我借錢,我看他急用,就給他轉了兩萬塊錢,這是我當時能拿出來的所有家當了。

東子湊到首付款後,就貸款買了一輛8萬左右的東南汽車,上的是天津的牌照,這天津牌照是很多人擠破頭也得不到的,我們很多同事在天津買車,掛的車牌都是河北、山東等地的。

轎車開回來後,東子非常高興,請我吃飯,承諾發了工資就先還我一部分,我對他說,這錢你先用著,等有了再給我就行。

有了車以後,東子上下班方便了,還利用下班時間,跑跑出租,賺點業餘收入。但是有了車以後,他的煩惱也來了,我們部門的專理那段時間,在做某品牌啤酒的代理商,自從他開始推銷啤酒,我們部門的聚餐活動就多了起來,專理經常讓幹部們交錢聚餐,啤酒從他那裡拉。每次聚餐,專理都不開車,讓東子開車接送,東子成了專理的專用司機了,時間久了,東子心裡頗有微詞,來回接送,不給東子報銷油費,而且在聚餐的場合,東子也想打車去,然後喝點酒,可是專理非要讓他開車去,還只讓他喝飲料。

有一次聚餐完,東子又開車拉專理回家,專理喝多了,在路上吐了,直接吐到東子的車裡面了,東子剛買幾個月的新車,愛惜得不得了,看著新車被弄髒了,臉色不好看,說話也有點衝動了,專理看東子不願意,心裡就不高興了,借著酒意把東子罵了一頓,東子當時沒壓住火🔥,跟專理吵了起來,最後專理自己打車回家的,東子又花錢把車洗了一遍。

第二天上班,專理就開始找東子的岔,各種針對他,把他手下的線長調到其它線,再把別的線剛上來的線長調給東子,還美其名曰:給東子線上輸送新鮮血液。

不到倆月,東子實在是無法忍受專理的百般刁難,只好遞交了辭職報告,專理接到辭職報告,眉毛都笑彎了,還假惺惺地挽留了一番。據東子後來跟我說,他當時看專理假惺惺的臉,感覺好噁心,在一起工作了10多年,突然感到好陌生。

東子本來打算在公司幹滿15年的,現在還差2年被迫離開了公司,走的時候,又請我們玩得比較好的人吃飯,還在酒桌上跟我保證,從我手裡借的錢,等半年後公積金到帳了,一定馬上還給我,讓我放心,還要給我一張身份證複印件,我沒要。我對他說,咱們也認識6年多了,感情跟兄弟差不多,我相信你不是耍賴的人,所以不用給我這些東西。東子聽後很感動,喝了很多酒。吃了飯,我們一行人又去KTV唱歌唱到半夜……

第二天,我請了一天假,專門陪東子到天津市區玩了一天,看了天津之眼,海河外灘,洋貨市場等地方,一路上聊了很多很多。

東子回家的那天,我要上班,就沒有送他,東子自己開車離開了天津,一路風塵僕僕地回到了湖南老家。

東子到家以後,我們還常聯繫,他做過銷售,賣過早餐,半年以後,他的公積金到帳,全部取出來,總共170000多塊錢,還了我的16000多,餘下的他在家盤了一個店面,開了個小飯館,東子湖南人,從小愛做飯,炒的菜很好吃,所以小飯館生意興隆,掙了一點錢。

東子走後一年多,我也因為一些原因辭職回家,歇了幾個月後,來到蘇州工業園區電子廠上班,跨行做了一個注塑技術員。

前言少敘,言歸正傳

第二天,我終於打通了東子的手機,我生氣地問他,為啥昨天吃飯中間不辭而別?

東子在電話裡沉默了一下,然後緩緩地跟我說了原因:

東子這次來蘇州,我以為他是掙了錢,不想開飯館了,出來散散心,誰知道他是做生意虧了,沒辦法才又跑出來打工的。

原來東子開飯館,本來生意不錯,但是去年因為大環境的原因,虧得一塌糊塗,在本錢全部賠進去,連在天津買的津E牌照的車也給賣了。

東子的堂哥在蘇州一家電子廠做股長,於是東子就轉了飯館,來蘇州投奔堂哥,在堂哥上班的廠裡做組長,幹起了老本行。

這次他來蘇州請我吃飯,他以為就我們倆人,一起吃個飯,花不了多少錢,沒想到我又帶了其他人來,一桌子菜和菸酒要1000多,他身上沒有那麼多錢,來的路費還是堂哥給的,所以他當時不知道怎麼辦了,無奈之下只好玩起了失蹤,吃飯中途悄悄回去了,手機也關機了。

我聽了他的解釋,心裡的氣一下子全消了,感覺是自己做錯了,東子請吃飯,我不應該帶別人一起去,讓東子難堪。

我了解了東子現在的處境,馬上給他轉了1000塊錢,讓他先用著,不夠了再找我拿,這錢等他有了再還,不著急!

這件事情經過我倆真心真意地溝通,消除了隔閡,絲毫沒有影響我倆的感情,我星期天經常騎車去找他玩,請他吃飯。

寫在最後,通過這次東子請客吃飯的尷尬經歷,我悟到了一些道理:

1.有句話叫「客不帶客」,如果朋友請你吃飯,一定不要隨意帶別人去,特別是請客的人不認識的,你帶很多陌生人去,一是無端給別人造成很多經濟上的壓力,第二,陌生人的出現影響酒桌上的氛圍。

2.朋友之間請客吃飯 ,買單的人點什麼就吃什麼,被請的人不應該私自做主點菜 ,要考慮買單人的經濟狀況。私自做主點菜這種行為是很不禮貌的,更是對買單人的一種不尊重 。

謝謝您走心地看到這裡,如果認同我的觀點,請點讚,關注,在評論區分享您的看法,謝謝!

冬日暖陽124086398說:

今天十多位原同事聚餐,沒人買單僵持著,老闆報警了,你怎麼看?你這也算是奇聞中的奇聞!怪事中的怪事!我活了60多歲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情!有人吃,沒人付錢!

十多人聚餐,吃完飯都不願意買單,一直僵持在那兒,人家老闆不報警才怪呢?一個個都想白吃,人家老闆飯店還怎麼開?

我認為,之所以出現這種尷尬的局面,責任全在組織者身上!

問題中說到,這十幾個人都是原來的同事,那意思就是說現在這些人不一定都是同事,這也說明大家平常是不在一起的。既然大家不在一起,要想相聚、要想聚餐就得有人出面組織,就得有人召喚,就得有人分頭通知。而且作為組織者在通知大家參加聚餐時完全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這次聚餐是誰負責買單或是採取AA制,這樣那些老同事可以選擇參加,也可以選擇不參加。如果組織者在通知大家參加聚餐時,沒有說明聚餐的費用是AA制還是某個人來承擔,參加聚餐的人可以視為這費用應該由組織者來承擔,被召喚來參加聚餐的人不必承擔聚餐費用。因為是你通知大家過來參加聚餐的,你讓人家參加聚餐,接下來你又想叫人家掏錢,如果是這樣,人家完全可以選擇不參加你這個聚餐!所以,面對這種局面,聚餐的組織者應該主動買單。

說實話,我一邊回答著問題,一邊還在偷著笑,大家原來都是同事,在聚餐以後竟然出現沒人買單的既尷尬又丟人的局面,這也說明這十幾個人裡面沒有一個敢於擔當、善於擔當的人!更沒有一個心胸開闊,為人大度的人!

召集聚餐的人想白吃,被召集參加聚餐的人也想白吃,可想而知,這都是一群什麼貨色!!!

無論警察過來後怎麼處理,我相信,這絕對是你們所謂的同事最後一次相聚,也絕對是你們最後一次聚餐!

鄒師傅0f3v說:

這十多位人也是太扯蛋了!關鍵是組織者更奇葩!我三年之前也遇到過這種事情,我就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況嗎?

三年前,我保險公司的彭經理打電話給我說許多朋友離開保險公司三年了,都生活在一個城市,可抽空聚聚,聯絡一下感情,以後大家有什麼事能幫助的好照應一下,我看彭經常說的真誠便答應去了。到了周六休息便興致勃勃去參加聚會去了,到了長江酒店一看原來保險公司的同事都來了20餘人,大家三年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歡聚一堂,暢所欲言,步步舉杯。有的老同事還直接說彭經理現在一個月的工資高達三萬元,有能力,是個人才,以後大家多為彭經理多拖點單子吧!也是對彭經理今天的熱情招待的回報吧!而彭經理也十分高興要大家吃好喝好。

但是到最後結帳時尷尬的場面出現了,服務員說二桌酒席每桌二幹共計四千元,請人結帳。但這是彭經理不知去哪裡了,有的老同事說正在外面打電話,有的說他去學校接小孩了,等等看嗎?十多個老同事就這麼耗著,一小時過去了,還不見彭經理的影子,有人就給他打電話,結果彭經理說每人需出100元,不是他請客辦招待。這下這十多個人中有些人開始罵怪話了,罵彭經理這是為了給這個酒店拉客,才把大家忽悠來的。結果有的人憤然甩了一百元到桌子上走了,有的人明確告訴酒店服務員去保險公司找彭經理結帳,因為先彭某並沒有說是AA制聚會,大家都以為是彭某拿著高工資請客呢?結果這次聚會搞得十分狼狽不堪。

曜裡說說:

部門8人聚餐慶祝,偶遇老闆一家人,同事很熱情地邀請老闆一起,老闆欣然接受,坐下就讓老婆點了一桌菜,但吃完飯後並沒有人去買單,你看我,我看你的坐在原地,最後老闆說了句:「多謝款待。」

我們公司的氛圍挺好的,公司不算很大,銷售部總共8人,而且每個人負責的區域不同,也沒有太大的競爭,所以大家平時關係還是很不錯的,每次大家業績不錯或者有壓力的時候,就會選擇聚餐放鬆一下。

而且這個頻率還是挺高的,基本是兩個星期就會聚一次,而且這種聚餐大家都很默契的是AA制,由發起人先行付款,到時候大家再把自己的那一份轉給發起人,這樣的模式也是大家都認可的,所以一直都是這樣。

但是也會意外的時候,比如這次

今天是因為情況好轉以後大家的業績都有提升,而且同部門的周哥這次還創了新高,再加上之前一段時間的特殊情況,大家都比較低迷,所以周哥就提議去好好吃一頓。

這個想法得到了大家的贊同,於是就建議去吃海鮮,這次可以說是業務部門的大喜事,所有人的業績都很不錯,大家口袋裡有保障了,也就不在意這點錢,開心最重要。

所以下班後大家就來到了一家風評很不錯的海鮮酒樓,因為人多大家就想要一個包廂,之後便出來親自選擇海鮮。

誰知道就在這時候,一旁的同事看到了老闆帶著家裡人也走進了這家酒樓,就上前去打招呼,聊著聊著就很熱情地邀請老闆一家人一起吃飯,老闆也是欣然接受,並沒有回絕。

之後這一大幫人就回到了包廂,大家就在商量吃什麼,結果李哥說他剛才已經挑選了三道招牌海鮮,其他的就讓大家決定吧,隨後便詢問老闆跟他老婆有什麼想要吃的,老闆也沒有客氣,直接就拿起一旁的菜單遞給老婆,他老婆就拿起來點了一桌子的菜。

而我跟其他幾個同事卻是面面相覷,覺得這有點不妥,畢竟這麼多人呢,然後就不需要詢問一下別人的口味嗎?

正當我旁邊的小夥想要說話時,李哥投過來一個眼神,大家看明白了也就沒說話了,接著幾個人就開始暖場,大家一會聊聊這個,一會聊聊別的,等到菜上來了還叫了不少的酒,畢竟機會難得。

不過因為有老闆的老婆在,大家也沒有喝得很誇張,只是禮貌性地敬了老闆幾杯,大家都知道老闆媳婦不讓他在外面多喝酒,所以都收著量,因為大家不像平時那樣喝酒划拳談天,所以這頓飯吃得挺快,從菜上來後沒一個小時大家就吃得差不多了。

有人想要離開,但是沒人提及結帳

這頓飯其實吃得並沒有很盡興,所以也是匆匆結尾,但是正當大家想要走人的時候,卻沒有人去買單,大家都覺得很奇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連發起人周哥也沒有動彈。

其實我們都知道周哥的想法,他是覺得既然老闆在了,這頓飯就應該是老闆來買單,怎麼也不會輪到我們這些員工吧,但是大家就這樣坐在原位玩手機,要不就跟旁邊人說說話,反正就是沒有買單的意思。

幾位同事也是很無奈,而周哥的臉色也開始變了,而這時候,老闆的老婆顯然也是待不住了,就拽了拽老闆,於是老闆終於站起了身,說了一句:「今天就多謝款待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帶著家人回去了。」

這話一出大家的臉色都挺難看,但也說不出別的話,因為一開始老闆就沒有說要請客,而且這也是我們自己去邀請的老闆他們。

看著人都走了,發起人周哥也只能把這頓飯的錢給買了,之後就是由我們把自己的那部分轉給他,不過大家都負擔了老闆他們的那一份,所以大家的興致都不高。

按照以前大家吃完飯還會去唱個歌,不過今天買完單之後大家都決定回家了,而且大家都同樣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以後聚餐,再也不會邀請老闆一起了!

部門同事聚餐邀請老闆,卻沒有人提及買單,此事你怎麼看呢?

首先,部門同事聚餐這事真的是非常的常見,而且也是一家公司必不可少的,因為在工作的壓力下,大家總有找些活動緩解壓力,那麼聚餐、唱歌就是最好的活動了。

而且一開始大家都是AA的,這個沒有錯,可以說是很正確,同事之間AA制是最正確的一種方式,可以避免許多事,但是老闆不一樣,為什麼老闆不一樣呢?很多時候是大家給自己設了限制。

老闆請客買單也是常事,但是要看什麼場合,像上面所說的同事聚餐邀請老闆,但是老闆卻沒有主動買單這件事來說,其實雙方都是有問題的。

部門聚餐邀請了老闆一家人一起吃飯,但是誰也沒有說清楚這飯怎麼吃,這單怎麼買,或許有人會覺得不好意思,但是你前面沒有說清楚,後面就更不好意思開口了,也就造成了大家的不樂意。

再者,老闆在同意參加聚會後,還是帶著家人一起吃飯,理應也該詢問一下,畢竟都是自己的下屬,這頓飯的意義也是為了慶祝同事之間業績增長,是大家都賺到了錢,員工賺錢那麼公司賺到的應該更多,老闆也是受益人。

所以老闆是應該開口的,畢竟一頓飯就能籠絡員工的心,讓他們在工作上更加的付出,為公司創造更高的效益,這不是一件很值的事嗎?

經過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

第一: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是最受影響的還是那天一起參加聚餐的同事,同事心裡會覺得不樂意,甚至對老闆有了看法,而在工作中,對老闆有看法是最沒必要的事,因為這真的很影響工作。

畢竟不管是同事還是老闆,那都是在公司朝夕相處的人,如果對對方有了意見,後面還能心平氣和地接受對方的指派或者意見嗎?

第二:在工作中,應該提高自身的能力,減少無效的聚會時間。一個人能否留在公司依靠的絕對不是跟誰吃飯的多,跟誰走得近,而是跟自身的能力有關,你的能力出眾,那麼走到哪都是一塊會發光的金子。

一個人想要走得更遠,只有提高自身的能力,讓自己變得無法替代,那才是屬於自己的價值,任何的聚餐都只是一時的高興,而你的立身根本並不是聚餐,喝酒。

第三:有時候也應該看清楚在自己身邊的人都是怎麼樣的,是否真的值得來往。這次的聚餐人數也不少,對於這件事其實大家都是心裡不高興的,那麼為什麼就沒有一個人說出來呢,或者來提醒各位。

說白了還是不想得罪人,想著誰可以當個出頭鳥,但這事要是誰就這樣明明白白地說出來,很有可能會惹得老闆不高興,那麼對於之後的發展是無益處的。

第四:成年人的世界裡,有許多的聚會,你要能夠分辨哪些聚會是有效的,哪些聚會又是無效的,把這些無效的聚會減少,給自己更多的時間來提升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一次無效的聚會是會讓自己身心俱疲還沒有什麼收穫,但是有效的聚會卻是相反,每個人的時間都很寶貴。

寫在最後

很多時候,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品格是怎樣的,一件小事就能打破大家維持已久的平衡,所以在做任何事的時候,都應該想清楚。

同時減少一些無效的聚會,與一些知心好友聚會即可,大家談著差不多的興趣愛好,每個人有著自己的生活以及理想,把這些事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那才是一件美事

點兒多多說:

我有一個同學從外地回來了,我們幾個原來走的比較近的同學決定聚一聚,一個當小老闆的同學張羅的,在這裡我叫她w,w大概叫了六七個同學,打電話通知了我們,xx飯店晚間六點。等我晚上六點到了飯店一下懵了,烏泱泱來了六七十個人,共六桌。這時候請客的w同學完全傻了,她眨巴著小眼睛看著這場面話都不會說了。一個平時挺活躍的同學宣布開席,大家紛紛舉杯,說的話主題有兩個,一是歡迎外地的同學回來,二是感謝w同學的盛情款待!這時候w的臉都綠了她硬擠出來一點笑應付著。這個飯店的老闆是我們上一屆的同學,大家都認識,此時的他比誰都興奮,指揮著服務員上菜上酒。大家吃喝了一會兒,活躍同學找幾個同學商量了一下,然後他就讓大家安靜,他說今天來了這麼些同學,咱們就算同學會吧,大家AA,除了外地回來的同學其餘同學每人拿五十塊錢,大家紛紛響應,這時候w同學還撐了一下,說我說了我請客怎麼能讓大家拿錢呢吧啦吧啦,大家把錢交了以後繼續喝,突然一個男同學站起來大聲衝w嚷嚷道請的起客就花的起錢,我們敬了你酒感謝了你,憑什麼又AA自己交錢?還有一部分同學隨聲附和。最後w同學又找活躍同學把錢退給大家了。這事過去近三十年了,但大家都記憶猶新,因為那天雖然經過這麼多事但大家喝得真的很嗨!還有w同學整個過程赤橙黃綠的臉色讓人難忘!w同學是我們當地的一個小老闆,名氣很大,但也不是多麼有錢,這件事讓她栽了個小跟頭。大家至始至終不明白為什麼五六個人小範圍的聚會會變成五六十人大規模的聚會!後來我自己分析了一下,感覺這事應該是飯店老闆幹的,w找他訂桌的時候他就給幾個同學打電話,然後再互相轉告就形成了這樣一個局面!記得當時我們喝得差不多了有人已經離席了,老闆還吩咐服務員上酒呢

73神牛說:

我在烹飪學校學過幾年廚師,畢業以後在大大小小的飯店都從事過廚師工作,自己也開了接近10年的飯店,因此平時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食客。

現在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一般有個大事小情都喜歡去飯店點餐吃飯,一般情況下在外就餐,結帳買單有這麼幾個不成文的規定:

1.誰組織誰買單:誰組織誰買單是除外就餐和請客吃飯時的慣例,畢竟能夠邀請到人就是請客的人面子。

2.AA制的買單:AA制買單在同事和同學之間非常流行,這主要是人員比較多的情況下,誰也不願意佔誰便宜,AA制是最好的方法,吃完飯誰也不用領誰的人情。

3.輪流請客買單:輪流請客買單在朋友間也很流行,而且別人請客吃過以後,另外的人要趕緊接上,否則時間長了會被朋友們詬病。

4.領導或公認的經濟地位最高的人買單:單位聚餐和平時吃飯時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領導或經濟基礎最好的人買單。這並不是大家有「吃大戶」的心理,而是因為領導出去吃飯一般喜歡在下屬面前「擺架子」,這時候他不買單也會受到屬下的輕視;經濟基礎高的人跟朋友出去吃飯,一般喜歡擺出一種高姿態,讓一桌人圍著他轉,作為代價自然是由其買單,否則朋友們為何要去尊敬他和捧著他呢?

我在開飯店的時候遇到過一件特別搞笑的事,我所在的飯店就在批發市場旁邊,往來的客人基本都是這家市場的業戶。

批發市場人員流動很多,經常有經營不下去或者因為其它原因不在經營的業戶,有的業戶本身在市場中賠了錢心情就比較鬱悶,但是臨走的時候會有些其它業戶請著吃個飯,也算是在市場裡相識一場的一份情意。

一次賣調料的老劉因為經營不善,加上店鋪到期就不在經營,把手裡的存貨和一些家什就半賣半送的給了其它幾個業戶。

這幾個業戶覺得得了老劉的好處,就由其中牽頭要請老劉吃個飯。估計當時沒有說清楚由誰買單,在吃飯的時候就有其中一個又黑又瘦的調料販子點的菜,他也沒太客氣點了能有接近800多元的菜錢。

他們一共來了七個人,那頓飯這幾個人酒沒有少喝,白的喝了三瓶多,啤酒喝了接近四箱。等到結帳的時候花了1500多元,這個時候幾個人都去看張羅吃飯的人,結果這人裝醉跑到廁所裡假裝嘔吐,另外幾個人中老劉當然不能出錢,其它幾個還都以為不是老劉就是組織者掏錢,但是組織者爬廁所裡就是不出來。這樣從晚上十點磨嘰到快半夜十二點,老劉提出要走,這幾人還不讓,我去催了好幾次,實在是生氣了開始用言語擠兌他們。

點菜的那個就提出大家AA制,但是其中有一個認為他沒有喝多少酒,憑什麼跟大家一樣拿錢?老劉覺得是大家請客,他也不應該掏錢,這樣一直僵著不是事,於是我就告訴他們再不付錢我只能報警了!最後這幾個人才不情願的掏錢AA,而且走的時候明顯都特別的高興,整得場面特別尷尬。

十多位原單位同事聚餐,沒人買單僵持著老闆報警了,尷尬不?

一,原單位同事聚餐的目的

職場中人與人的關係很微妙,而且在當前的社會下,很多的職場人很難在一家單位從一而終,因此很多的單位人員流動屬於一個正常現象,並且很多的同事之間存在競爭關係,因此很難相處的一般融洽。

離職以後能夠有10多位原單位同事聚在一起,那麼肯定會有一定的目的才會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而且也一定有組織者和召集者,來告訴大家這次聚餐的目的。

二,聚餐無人買單出現僵持確實很尷尬

原單位同事10多人聚在一起吃飯,組織者肯定沒有把聚餐的費用如何支付告訴大家,因此大家才認為不應該由自己買單,這不僅是組織者組織不力,也從中可以看出參加聚餐的人經濟都特別的拮据,否則也不會出現無人買單的尷尬。

能夠在聚餐的時候誰也不買單,也無人提議AA制,說明這些聚餐人的關係比紙還薄,這樣的關係以後根本沒有聯繫的必要。

都是成年人出去吃飯為了人均不到一百的飯錢僵持,說明這十幾個人也都夠奇葩的,這樣的聚會目的何在?而且這十個人難怪會從單位離職,估計也不太好找下家,畢竟成年人如此計較的太少見,原單位有這些人估計想好都難。

十多位原單位同事聚餐,不論出於什麼目的能夠把這十多個奇葩聚在一起,為了買單出現僵持,老闆報警一點沒錯,應該由這些人來分擔,而且這不是尷尬的事,這簡直是出來丟人現眼的。

水中巖說:

在上海出現這種事情的概率為「零」,所以看到這個問題第一感覺是不可思議!我想不通、不可理解的是:一、既然是原同事出來聚會,說明彼此之間曾經有過一段友情,退休後或者分開後因為彼此牽掛才再次相聚,應該是友情第一,不應該為買單傷了多年的情份;二、原同事聚會,說明都是有經濟收入的,誰也不會為了吃頓飯而巴巴地趕來聚會,同時組織者應該事先說明聚會的費用安排。在上海一般組織者都是自告奮勇地說明他請客聚會、他買單;三、原同事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如果其中沒有大富大貴的,那麼就不應該要求誰去單獨買單。在上海,即使有人願意單獨買單,參與者都會一致要求AA制,大家分攤。這樣,大家誰也不欠誰,誰也不必得瑟,大家在精神上都是平等的!由此,我認為聚會出現沒有人買單,導致飯店老闆報警這樣的事情,純屬智商和情商都不高。否則,實在是說不通,看不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30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