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古人說,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為什麼這麼說?有什麼典故嗎?

守護我的星cium說: 「禮不下庶人,義不及大夫」和「刑不上大夫,賞不下士人」都是表明古代社會階級和地位觀念的…

守護我的星cium說:

「禮不下庶人,義不及大夫」和「刑不上大夫,賞不下士人」都是表明古代社會階級和地位觀念的一種說法和慣例。

關於「禮不下庶人」,據《史記》記載,春秋時期楚國有一位貧苦的庶民,名叫儺侯,他以發明製作舞獅的技藝為生,並將這種技藝傳承給了子孫後代。當時的楚國君主十分寵愛儺侯,賜予他大量的財物和禮物。但是,儺侯始終保持庶民的身份和內心,他拒絕受到貴族禮遇,也不接受享受貴族祿位的待遇,保持著庶民的風範和生活習慣,從而體現了「禮不下庶人」的思想。

至於「刑不上大夫」,《孟子》中則提到了一則與之相關的故事。據說,晉國有兩名公爵,一個叫做衛鞅,一個叫做範雎。衛鞅在晉國實行苛政,讓百姓苦不堪言,被貶為奴隸。但是範雎卻在這個國家做了大官,受到了國家的賞賜和尊敬。這說明,在古代社會中,權貴地位往往決定了人們受到的審判和處理方式,體現了「刑不上大夫」的思想。

總的來說,這兩句話體現了古代社會中的階層觀念和道德準則,即人們應該尊重自己的身份和職責,並且情理分明地對待不同階層的人。

一老沈一說:

《禮記·曲禮上》曰:「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有人說,這是講對「庶人」不必講究禮數,而對「大夫」等貴族不施行刑罰云云。

這個理解,大概是錯了。

孔疏《禮記》在「禮不下庶人」句下,引鄭玄弟子張逸的話說:「非是都不行禮也」,「其有事,則假士禮行之」。

就是說,「庶人」之間,是可以免去(繁文縟節)禮儀的,如果確有必要「行禮」,就參照「士禮」——低等貴族之禮行之即可。

如是,這裡的「下」,意為「制定」,是說「不為庶人制定專門的禮節了」。

關於「刑不上大夫」,孔《疏》云:「制五刑三千之科條,不設大夫犯罪之目也。所以然者,大夫必用有德,若逆設其刑,則是君不知鹹也。」

古人認為,自「五帝」始,就有「五刑」,主要制定者是皋陶,具體刑罰思想,記錄在《尚書·呂刑》之中。這「五刑」共有三千處罰條款,但其中,並未專門闢有「大夫」以上貴族犯什麼法如何處罰的科目。為什麼呢,因為真這樣設「五刑」,就是君王不知賢不任賢了。

所以——

第一,這裡的「上」,仍然是「制定」之意——「不制定專門處罰大夫以上貴族的刑罰」。

第二,不制定,並非「大夫」以上貴族,可以不受「五刑」所管轄,《呂刑》中就講了對蚩尤等的嚴厲刑罰。孔子不是也在當了魯國大司寇七天之內,就誅殺了魯大夫少正卯麼。

第三,自《呂刑》所形成的中國古代「刑罰」思想,強調「禮」「刑」相輔理念。蘇軾《書傳》將此概括為:「失禮則入刑,禮、刑一物也。」用賈誼的話說,就是「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刑者禁於已然之後。」

因此,即便先秦最早的「五刑」看似很殘酷,但在《呂刑》中,即已有了「贖刑」的規定。西漢,司馬遷被武帝判決處死,自己要求改為「宮刑」,亦是繼承了秦法。

還有必要說幾句《禮記·曲禮》。

《禮記》,又被稱為小戴《禮》,是儒學研習《周禮》,大約主要是《儀禮》的讀書筆記。所以,其中講到的「禮」和「刑」皆為周制。

《曲禮》,按照鄭玄和陸德明的解釋,是記錄「五禮」——吉、兇、軍、賓、嘉五類事情的君主和士大夫之禮儀。「曲」,就是「委曲詳盡」。

的確《曲禮》非常繁複,所以才分成「上」「下」兩篇。其中不僅講到「五事」的各種禮節,包括上車下車也都包括;而且亦闡述了「周禮」的很多指導思想和原則。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實際上,講的就是「周禮」中關於「禮、刑一物」的道理和制定「禮」「刑」的原則。

孫成章說:

這句話,是孔子典型的宿命論、封建特權思想。

出自《禮記.曲禮上》。原文是:「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下之;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側。」

前半段指禮儀。「儀」,是儀式。用來規範交往的,一般指用於正式場合的流程和規矩。對於高層貴族官場,孔子偏重講禮,行禮儀。對於平民百姓,「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指對於貴族大夫階層犯罪,不受處罰。這句話明顯帶有歧視平民百姓,讓達官貴族享有特權。

在現代法治社會,「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早已深入人心!

嚮往遠處的風箏說:

這也是一句容易被誤讀的經典。

一般人把這句話理解成「老百姓不用講禮節,士大夫不用接受刑罰」,這顯然與古代「禮儀之邦」、「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理念相矛盾了,這樣理解是錯誤的。

這裡所說的「禮」和「刑」都是周朝的制度。

首先得理解一點,這裡為什麼用「上」和「下」來區別表述。

周朝是奴隸制社會,是嚴格的等級制度。「禮」和「刑」都是為了社會統治的,只不過「禮」是自上而下的社會規範,「刑」是自下而上的社會統治。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實際上講的是實行「禮」和「刑」的原則。

這句話出自《禮記•曲禮上》,原句是:「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下之;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側」。

這句話的意思是:國君對大夫行「撫式」之禮(「式,通軾」。在馬車上,通過觸碰馬車橫木表示尊敬),大夫下馬車行禮。行不同的「禮」以示身份有別。

周「禮」的內容包括五禮」:吉、兇、軍、賓、嘉,五類事情,君主與士大夫應該遵循的禮儀,非常地繁複,可以說是「繁文縟節」。

對「禮不下庶人」這句話,孔疏《禮記》引用了張逸的說法:「非是都不行禮也」,「其有事,則假士禮行之」。

「假」是借的意思,就是說,「庶人」之間如果有必要「行禮」,就參照「士禮」,即低等貴族之禮就可以了。

說白了沒必要專門為庶人制定禮儀,因為大多數用不上,要用就參照士就行了。

再說「刑」。

自「五帝」時,就有「五刑」的說法。孔疏《禮記》中:「制五刑三千之科條,不設大夫犯罪之目也。所以然者,大夫必用有德......」,這就是「刑不上大夫」。

就是不專門制定處罰大夫以上貴族的刑罰,因為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有德」之人,一般不犯錯,用不到刑罰。

「刑人不在君側」,是說有德之人、賢能的人才能陪侍在君主身邊,否則的話就得「清君側」了。

所以「刑不上大夫」不是說不處罰,而是該罰時就按照對待庶人的刑罰就可以了。

再者,過去的刑罰非常地殘酷,不僅殘害人的身體,同時侮辱人的尊嚴 。

比如髡刑是把人剃光頭或者部分剃掉的刑罰,傷害不大主要就是侮辱人。而最痛苦殘忍的是「人彘」。

而「士可殺不可辱」,一般不對士大夫用刑罰。即使處死也是賜酒、白綾之類的,死也要顧及「體面」的。

事實是歷史上受刑罰的士大夫可也不少:孫臏受「臏刑」,商鞅受「車裂」之刑,司馬遷被施以「宮刑」。

現在人很少有機會完整地閱讀古籍,容易斷章取義。那是一整套社會制度。

其實古人之智慧、嚴謹我們現代人不一定比得過。

醉酒難聞守護正義說:

在古代,等級森嚴,生產力低下,吃穿住行用都有區別,一些禮儀禮節不可能在百姓中推廣,比如喝酒,一般老百姓特別是奴隸連肚子都難填飽,怎麼能喝上酒,連酒杯(爵)是啥樣都不知道,幹體力勞動不可能穿長袍衣服吧,不可能有休閒時間聽音樂吧,所以禮不下庶人。大夫大多數是君主宗親、功勳後代,他們雖然犯了罪,只要不是謀叛等重罪,一般不施侮辱刑、肉刑,即便是處死,也準許體面安葬。

德才兼備芒果39說:

刑是什麼?坐牢?大錯特錯。坐牢叫囚,軟禁叫禁,徒是發配邊疆。古代的字,一個字一個意思,意思明確,不可混淆。刑是指把身體弄殘了,而且必須讓人一眼看出來是受刑,用板子打幾下,鞭子抽幾下,不是刑,千萬別搞錯了。刑不上,不等於不懲罰,該打的打,該殺的殺,該發配軟禁都可以,就是不能損壞他的形象,這是對國家貴族的尊敬。所謂士可殺不可辱,就是這個意思。

育鄰人說:

感謝提問:

財富配給體制決定人類社會權益是否平等,財富是個人綜合社會地位的墊腳石。

生命,被賦予了繁殖能力+生長周期+小部分損傷自愈功能的自然物質組合形態,也就是說繁殖是生命物質延續存在的基礎、外部營養物質是確保生命存活的基礎。人類,自然生命體系中綜合智商最高、成長發育最慢、成長可塑性最強的社群性胎生哺乳動物。

《道德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chú)狗。」天地看待萬物都是一樣的,不會對誰特別好,也不會對誰特別壞,一切隨其自然發展。渴了喝山泉水、餓了採摘植物果實+捕獲其它動物充飢、困了找個樹杈或者山洞歇息......現代人類的祖先,和所有其它自然生命一樣完全依賴自然饋贈生活,自然造物對人類並無特殊眷顧。

農耕,使人類獲得了相對更加穩定的食物補給、畜牧,人類獲得了相對更為優質&可控的動物蛋白、採礦—>冶煉—>製作,人類製成了更多優質的生產勞動與生活輔助用具......在漫長的生活實踐過程中,人類逐步具備了按照自主生存需求通過主動勞動改造生活環境的能力。文明便是人類將特定現實物質的形態+性狀+功用提煉匯集成抽象的符號+讀音+寓意,從而形成人類特有的抽象社會生存經驗集合,物質實體—>物質用途—>抽象字符【包括寓意+讀音】—>文明成果

語言文字記錄人類社會活動信息、美術記錄壯美的人類社會生活環境、音樂記錄人類對美好音律的嚮往、歷史記述人類社會活動事跡、法律明確人類社會生產勞動分工協作規律......當然,進入相對文明生活之後,人類也制定出了諸多用於界定人際相對社會地位關係的各式法令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禮義的制定不下及於普通百姓,刑罰(肉刑)的執行不上達至貴族。《禮記·曲禮上》:「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下之。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側。兵車不式。武車綏旌,德車結旌。」白話文意為:國君在路上看見大夫,撫式示禮,大夫要下車還禮。大夫在路上看見士,同樣是撫式示禮,士要下車還禮。在路上看到百姓,就不用撫式示禮了,而且刑法也不用在大夫身上。被用刑的人是不會在君王身邊的。武車上的旗要鋪展開,德車上的旗要裹起來。

俗話說:「到什麼山上唱什麼歌。」老百姓到田間農活,不可能穿著華麗的服飾、按照貴族行見面禮儀也必然會妨礙生產勞動;國家公職人員,穿著華麗的服飾管理國家,不同等級官員之間必定要以相應的見面禮儀相互問好。是故,以現代人際平等的法治理念「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應該解釋為——不要用反鎖的禮儀妨礙勞作,觸犯刑法之人不能繼續做官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比喻不論幹哪一行,只要熱愛本職工作,都能做出優異的成績。的確,現代人類社會生活中,人們只有通過分工才能提高生產勞動綜合效率、又必須通過協作才能獲得日常生活中所有急需的消費物資,比如農民需要購買生產勞動輔助用具、牧民需要購買日用百貨、工人需要購買糧油、所有人都需要請醫生醫治傷病......人類社會職業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農民在田間種地、牧民與動物為伍、工人為自然礦物淨身、社會公共事務管理者制定人類社會分工協助準則......現代人類雖然沒有明確界定各項人類主動勞動創造的絕對優劣。但是,人類運用了諸多間接性的手段證實不同職業地位確有不同,比如職業勞動收益、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管理的權益、享用社會公共資源的便利性等等。

成功-失敗、專家-菜鳥、富有-貧窮、領導-下屬......現代人類為不同職業領域的人界定了不同的職業稱謂,也為相同職業領域的不同個人標識了相對職場成就。因此,翻閱人類社會文明進化歷程,我們不難發現——每當社管理制度被革新初年人際勞動創造的平等指數最高,之後便隨著智力勞動職業主導社會秩序而逐步走低。

毛主席為受傷的長徵戰士牽馬、周總理主動與掏糞工人握手、城鎮職工按工齡分住房......新中國的確讓所有勞動人民成為了這個國家的主人。然而,隨著經濟建設優先、多勞多得、生活物資買賣市場化不斷深入,我國各行各業勞動人民的相對生活貧富差距逐步被拉大,富者可支配財富數以億元計、貧者連結婚生育都犯難。

論語》:「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白話譯文:我聽說士大夫都有自己的封地,他們不怕財富不多而怕分配不均勻,不怕民眾不多而怕不安定。財物分配公平合理,就沒有貧窮;上下和睦,就不必擔心人少;社會安定,國家就沒有傾覆的危險。

有錢可以住更大的房子、有錢可以乘坐更好的交通工具、有錢可以享用更好的飯菜、有錢可以僱傭他人為自己服務......市場經濟體制之中,佔有消費財富支配權益的多寡決定一個人能享有什麼樣的生活。當然,佔有消費財富支配權益的多寡也可以改變自身的綜合社會地位,比如歐美選舉制度本質上就是富人爭搶政治權利的遊戲,富人可以通過行賄為自己謀求更大的私利。所以說,財富配給體制決定人類社會權益是否平等,財富是個人綜合社會地位的墊腳石。

水杉之鄉說: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意思是「禮儀不能用於平民百姓,刑罰不能上加於官僚貴族。」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出自《禮記·曲禮上》。平民百姓不需要受禮遇,而達官貴族卻享有特權不受刑,這是封建特權觀念的體現。

這句話在封建社會顯然帶有歧視平民百姓,而達官貴族則享有特權。其中的「禮」成了尊上卑下,「刑」成了大夫享有特權的私器。

隨著社會的發展,「王子犯法 庶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會不斷深入人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43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