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軍有空軍,有空中優勢,為什麼仍然打敗仗?

貓尋虎跡說: 美國空軍不比國軍強十倍,朝鮮戰役還不是輸給我們了?雖然抗美援朝有蘇聯空軍參戰,可那也是在第二次戰…

貓尋虎跡說:

美國空軍不比國軍強十倍,朝鮮戰役還不是輸給我們了?雖然抗美援朝有蘇聯空軍參戰,可那也是在第二次戰役以後,第一、第二次戰役將「聯合國軍」趕回「三八線」完全是由我們的陸軍完成的,那時不僅蘇聯空軍沒參戰,中國空軍也沒有露面。

當年美國空軍投放於朝鮮戰場的戰機數量有大幾千架,國民黨充其量不過千數來架。而且國共內戰戰場廣闊、朝鮮戰場狹窄,空中力量的強度更是差出去多少倍。當時志願軍不敢生火做飯,一冒煙就會招致美軍飛機轟炸,可見空襲的強度有多高。更何況美國空軍訓練水平要遠遠高於國軍。當年美軍飛行員的水平能高到什麼程度?舉一個例子:美軍飛行員一個俯衝,貼近地面時拉起,在飛機改平的一瞬間,扔出炸彈,炸彈憑藉慣性能直接飛進我軍藏身的山洞。

美空軍如此的高強度、高水準的空襲也沒有阻擋住我軍的勝利,更何況國軍乎?

Mer86說:

國民黨的那些神操作,別說有空軍。就是有高達,也是白搭。

就拿淮海戰役來說。制定戰略方針的國防部第三廳廳長郭汝瑰是地下黨。審批方案的國防部次長劉斐,也有通共嫌疑。(劉斐是不是地下黨,存疑)

眾所周知。白崇禧被蔣介石踢走後,主持國防部工作的顧祝同根本就不管事。郭汝瑰的計劃方案,顧祝同幾乎就沒有不同意的。

地下黨郭汝瑰制定計劃,經有通共嫌疑的劉斐審批,再交給不管事的顧祝同拍板,最後下發給一線作戰部隊執行。

這麼神奇玄幻的操作竟然真實存在,國民黨還想打勝仗?

並且這還不算什麼。最神奇的還在前線。

1948年11月,當黃百韜兵團被包圍後,徐州剿總司令劉峙竟然驚慌失措的下令(劉峙平時什麼事都不做,全仰仗副總杜聿明。但杜聿明當時在葫蘆島指揮撤軍),將徐州戰場所部能調動的軍隊,全部調到徐州外圍保護他。

而非常關鍵的戰略要地宿縣,則只留下了少量部隊駐守。

宿縣是個啥地方?

這是聯繫徐州與蚌埠交通線的關鍵要點!

宿縣掌握在國軍手裡,徐州與蚌埠的鐵路線就能保持暢通無阻,徐州剿總近八十萬國軍就進可攻退可守。

而一旦宿縣丟了,徐州國軍就被包餃子了。

宿縣的重要性,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郭汝瑰制定作戰計劃時,就是因為擔心在這個要點留兵力太少,被內行說閒話,指責自己故意給解放軍留下破綻,導致自己可能暴露,專門留下一個靖綏區的兵力駐守。(相當於兩個軍)

結果在劉峙的騷操作下,兵力空虛的宿縣等於是拱手送人,被中野輕鬆拿下。

淮海戰場上的八十萬精銳國軍,就這麼被中野和華野包了餃子。

中野攻佔宿縣後,中央當機決斷,改「小淮海戰役」為大決戰(「小淮海戰役」就是尋機殲滅徐州剿總一個兵團),計劃全殲淮海戰場上的所有國民黨軍!

眼見形勢惡劣,蔣介石將到處滅火的杜聿明調回徐州。

杜回到徐州後,就建議:利用黃百韜兵團吸引華野主力的機會,集中徐州國軍主力與南線的李延年、劉汝明、黃維三個兵團,來個南北對進,在宿縣一帶與中野決戰。先殲滅或擊潰中野,再回頭與華野決戰,解救黃百韜兵團。

按照杜聿明的這一方案,就算徐州國軍抓不住中野,至少也能奪回宿縣,恢復蚌埠與徐州的鐵路交通線。萬一徐州守不住了,到時候幾十萬大軍也能從容南逃。

但不想,杜聿明的建議,劉峙卻不同意。

一方面,他擔心國軍尋找中野決戰,萬一撲空了,沒有戰果,而黃百韜又被殲滅,自己要擔責任。

另一方面,他還擔心徐州國軍南下後,徐州空虛,萬一華野圍攻徐州,他這個徐州總司令有危險。(劉峙作為總司令,不能離開徐州)

由於包括李彌、孫元良等人在內,也都認為杜的方案過於冒險。

於是經過南京國防部的又一番騷操作後,徐州國軍最後執行的是一個最差方案。

即讓李彌、邱清泉兩兵團向東,去解決被圍的黃百韜兵團。嚴令從武漢趕來的黃維兵團儘快收復宿縣。留下孫元良兵團鎮守徐州。

這樣一搞,本來在淮海戰場具有優勢兵力的國軍,就被拆得七零八落。兵力反倒沒有優勢了。

並且,八十萬國軍還喪失了機動性。只能團團抱在一起,龜縮於徐州。

後來,邱、李兵團16萬人被華野阻滯,救不出黃百韜兵團。

約12萬人的黃維兵團孤軍急進,在雙堆集一帶又被17萬餘人的中野合圍。(原本南線是李、劉、黃三個兵團收復宿縣。結果黃維冒進被圍,成了第二個黃百韜。李、劉兩兵團只好改收復宿縣為解救黃維)

1948年11月23日,黃百韜兵團被殲滅。

此時對於國軍而言,隴海路方向已無奇蹟。

為了在南線創造機會,同時也為了解救黃維兵團。蔣介石讓二兒子蔣緯國親率戰車團去淮海戰場助陣,同時嚴令李延年、劉汝明兩部去給黃維解圍。

但是士氣低落的李、劉兵團,根本打不動中野的防線,最終又縮了回去。

至此,津浦路方向也無奇蹟出現之可能。

擺在劉、杜、以及三十萬大軍面前的路,只剩一條,那就是跑路。跑出一個算一個。

劉峙為了保命,先帶著大筆金銀財寶坐飛機跑到了蚌埠。留下杜聿明帶著大部隊走。

那麼,杜聿明具體要怎麼逃呢?

當時有三個方案。一是向東,從連雲港走海路退到江南;二是走兩淮,穿過淮海地區的河溝爛泥後,退到江南;三是沿津浦路西側的大路向淮河撤退。

這三條線路,第一條由於短時間內尋不到大量船,所以沒有操作性;第二條線路並不適用機械化部隊,也不適合;相比之下,唯一適合的就是第三條線路。

所以杜聿明的決定,便是從徐州西南方向的永城、渦陽撤退。抵達淮河後,三個兵團再背靠淮河,回過頭去尋找中野決戰。

應該說,杜聿明的方案又是當時徐州國軍最可行的一條路。

但當三十萬徐州國軍按照杜的計劃,剛剛退出徐州不久後,蔣介石的騷操作來了。他空投指令,要求杜聿明集團停止撤退,掉頭往雙堆集方向,去解黃維兵團之圍。

再加上徐州國軍主力撤退過程中,邱清泉第二兵團的第45師被圍(負責掩護主力撤退的殿後部隊),邱清泉聽後,暴跳如雷,氣的拍桌子,腦子發熱,極力主張回去救45師,忘了45師本來就是掩護主力撤退的犧牲品,如果現在主力再去救45師,就會變成主力掩護45師,大家一起玩完。

杜聿明不敢不服從蔣介石命令,也不好意思寒了邱清泉的心。便只好帶著三十萬大軍在反覆折騰中,救出了45師,但同時也因為貽誤戰機,被華野合圍在了離徐州不到70公裡的陳官莊。

堪稱是典型的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

孫元良本性發作,先率部突圍。結果孫兵團全軍覆沒,孫元良隻身逃出包圍圈。李、邱兵團繼續被圍困。

在這期間,黃維放狠話「我這12萬大軍放著這裡,中野也啃不動」。結果中野、華野合力,幾天就吃掉了黃維兵團。

幾周後,總攻開始。邱、李兵團被全殲。淮海戰役以完勝結束。

自此。在被吃掉一個黃百韜兵團後,因國民黨高層的各種騷操作,徐州的孫元良、邱清泉、李彌,三個主力兵團也被全部殲滅。算是陪了個乾乾淨淨。順便還倒貼了一個華中的黃維兵團。

淮海戰役,當然不能代表整個解放戰爭。

但通過這個縮影我們不難看出,國民黨一直都存在幹啥都不行,擅長窩裡鬥,相互拆臺的毛病。

同時,作為最高統帥的蔣介石,用人準則也有問題。蔣用人,首先考慮的是忠誠,能力反而是其次。哪怕是在決定國民黨前途的戰略決戰,蔣介石也不用白崇禧,仍然要用劉峙這種「忠豬」來守北大門。就是因為他不信任被他貼上二五仔標籤的人。

如果劉峙完全不管事,只當紙片人,那也倒還罷了。但他卻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幾次騷操作,間接或直接葬送了幾十萬國軍。

在這種三軍統帥任人唯親,前線總司令成天混日子,幾個兵團司令或狂妄自大(邱、黃都是自負且目中無人之輩),或毫無鬥志(以孫元良為代表),或勾心鬥角(黃百韜被圍與邱清泉、李彌和他勾心鬥角還有些關係),且戰略制定者還是地下黨的情況下。

別說國民黨沒高達,就算有高達又怎麼樣?

像劉峙那樣的人,只會派人開著高達,替他往各地走私緊俏物資,賺黃金白銀,然後都揣自己兜裡。

高達在國民黨手上,用不到它該用的地方。

更何況,國軍根本沒高達。

當年的國軍,總計約920架戰機。這個規模的空軍,如果只投入到一個戰場,比如山東或東北,勉強還能形成所謂的局部「空中優勢」。但投放到全國,那就是「灑灑水」了。根本就不夠看。

裝備上,也就那麼回事。有優勢,但沒有碾壓性優勢。

政治、經濟、文化、輿論宣發,也不行。坐擁最富裕的江南財賦重地,卻離了美國援助就維持不下去。

組織力,也不行。如此這樣,國民黨怎麼可能不輸呢?

解放戰爭,輸的必然是國民黨。只是大家沒想到,貌似強大的國民黨只堅持四年就輸了。

鄜延路節度使李說:

關於解放戰爭的勝敗,看中共對國民黨軍隊改造就能看出國民黨必敗無疑

中國共產黨對起義士兵的改造,側重於人權的啟蒙、人格的覺醒,從某種意義上講,其著力點在於感性的頓悟。與改造士兵相比,對起義軍官的改造,則更多著力於理性的覺悟。在所有的政治課中,社會發展史教育課對他們啟發最大。

楊協中起義時是國民黨第六十軍炮兵團少校營長,家居昆明,已經離休75歲那年,老人誠摯、坦蕩依舊當年:「有些人在國民黨那邊反動得很過來,馬上就進步了。我不,我從不隱瞞自己的真實思想。剛起義時,我的思想很反動。我是被改造過來的,是學了社會發展史才轉變的。」

隨即又坦言道:「說起來,還真有點好笑。撤出長春,剛進入解放區那天,我第一次看見毛主席像就覺得很不順眼一這就是共產黨的領袖?土裡土氣的,還想統治全中國?」當年楊協中心中崇拜的領袖是蔣中正:身著筆挺的呢質特級上將大禮服,腰挎珠寶鑲柄的禮刀,胸佩赫赫勳章和金質寬辮飾緒,雙肩金星閃耀,儀態肅穆威武,目光炯炯銳利。再看看毛澤東:穿的是粗布衣服,胸前、肩上空蕩蕩的,沒有一點閃亮的飾物,哪像建功立業的統帥?頭上戴的帽子也是皺皺巴巴的。尤其是帽簷,看著最不順眼,又短又軟又無光澤,扣在腦袋上,毛澤東就像個窮當兵的。

還有,仰著個頭,笑嘻嘻的臉,全然沒有鷹揚虎視八面威風的領袖風採。風紀扣也沒扣。從容貌到儀態,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形象!那位朱德總司令也是個樣子,徹頭徹尾的鄉巴佬,不折不扣的土士包子!土包子農民還想坐天下?還能統治中國?根植於楊協中心底的國民黨「正統」思想,最初是在鬼子鐵蹄攪起的狼煙中薰陶出來的。1936年10月,15歲的楊協中正在雲南大理中學讀書,適逢上下各界人士踴躍捐款,支援國家購買飛機,為蔣介石五十大壽獻禮。

為答謝會國人民在「獻機祝壽」活動中表現出來的愛國熱情,蔣介石於10月31日發表了生日感言《報國與思親》。當北方流亡來的老師哽咽著聲音為學生們朗讀《報國與思親》時,一個高高大大的民族英雄形象在楊協中的心頭矗立起來1939年楊協中投筆從戎,報考中央軍校昆明第五分校。從此,「一個主義(三民主義)、一個政黨(國民黨)、一個領袖(蔣介石)」的政治主張在楊協中思想深處生了根。

直到起義,楊協中還認為:中國之所以落後挨打,就是因為內部盤散沙。蔣委員長領導「匪戡亂,實現統一」那是強國富民的正道。所以,當楊協中進入解放區看到一幅「歡迎六十軍弟兄參加革命」的標語時,很有點火冒三丈:我們打鬼子不算革命嗎?國民黨喊革命,共產黨也喊革命,究竟什麼是革命?從今往後,我是什麼命都不革了,我當我的老百姓去!想解甲歸田的楊協中沒能回家,他被告之要進東北軍大學習。

楊協中漫不經心地想,無非是洗腦、畢業、失業一類的流水程序,去就去。此時的楊協中,百無聊賴,萬念俱灰,無所皈依的心,冷得像數九天裡冰封的江河、雪裹的大地進東北軍大之後,楊協中冰冷的心逐漸回暖了。暖流源於共產黨人與起義學員平等的人格交流。楊協中回憶說,入校第一天自己就被感動了。從齊齊哈爾火車站下車,已是深夜1點,到營房還有一裡來路,大家背著行裝,踩著半尺積雪,「咔嚓咔嚓」地埋頭走著路猜度冰天雪地「勞改營」的滋味,情緒低極了。

進營房,卻意外看到學校的各級領導在等候從敵對營壘走來的新學員。食堂做好了熱飯熱菜,宿舍燒好了熱炕火牆,直到大家入睡,領導們才離去休息關心部屬生活本是共產黨各級領導天經地義的尋常職責,但楊協中卻從中看到了兩種軍隊人際關係的巨大反差,這在講究階級身份、強調階級服從、嚴格階級秩序的國民黨軍隊,是無法想像的。

楊協中被編入第五團一營一連,即「將校官連」。不久,因為一次小小的誤會,楊協中引起了指導員陳田夫的注意。一天,陳田夫找楊協中談話:「你是黨員嗎?」是。」楊協中以平靜的表情坦然回答。什麼時候入的黨?
「民國二十八年(1940年)。」其實楊協中心裡並不平靜,他時刻準備接受審査。陳田夫很有些吃驚,繼續追問:「你的介紹人是誰?
「沒有介紹人,一千多人集體入黨。
「集體入黨?在什麼地方?」陳田夫詫異了。「中央軍校第五分校。」

陳田夫笑了,他發現了彼此的誤會。原來,一天前,士兵學員連通報過來一個情況:有幾名士兵學員已經知道了共產黨的土地政策,一問都說是營長楊協中講的。這事引起了學校幹部的猜測,於是有人以為楊協中是單線聯繫的地下黨員或者是以某種方式進入國民黨軍隊的解放軍幹部。誰知一問才發現,楊協中竟然是一位尚未開竅的國民黨黨員。

楊協中告訴陳田夫,起義第二天,部隊撤出長春城途中在卡倫吃飯,他見到了楊濱,楊濱送給他一本小冊子。出於好奇,楊協中閱讀了其中的《中國土地法大綱》,並且摘要地在全營集合時念了一遍。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中共「家居鄉村的國民黨軍隊官兵、國民黨政府官員、國民黨黨員及敵方其他人員,其家庭分給與農民同樣的土地及財產」之規定,在土兵中引起了強烈反響。

楊協中關注共產黨的《中國土地法大綱》還有更深一層的原因,他的家庭也屬於「無地、少地」的貧苦農民。楊協中的做法完全符合情感與注意的自然流動方向。陳田夫知道,國共兩黨多年交惡,國民黨中央軍校畢業生對其校長蔣介石的崇拜,非三言兩語的灌輸教育所能清除。楊協中雖然起義了,但彼此的心依然隔著一道很深的鴻溝。要與楊協中溝通,就必須選擇一個能引起楊協中同感與共鳴的認知層面,作為彼此感情與思想交流的平臺。

陳田夫的思想工作是從解剖自己開始的。他告訴楊協中,西安事變時,自己也在中學讀書,聽說蔣委員長被扣,曾痛哭了一場。那時,蔣介石在自己的心目中是一個偉大的民族英雄。參加八路軍後才知道,在中國,蔣介石維護的是一種少數人剝削壓迫多數人的舊制度,它必將被一種民主與平等的社會制度所取代。聽了陳田夫的自述,楊協中吃驚不小:怎麼共產黨的團級幹部也同情過蔣介石?還敢對我講?

驚異後是感動:人家信得過我楊某人,才把心裡話掏出來!將心比心,楊協中下意識地解除了設置已久的心理防線,並把自己的身世也告訴了陳田夫楊協中父親是位貧苦農民,因為窮娶不起媳婦,便做了一戶有錢人家的上門女婿。按當地習俗,入贅是給丈人家當兒子,等於斷自家一支香火,出門在外抬不起頭,居家過日子也一樣的命。

父親入贅後,每日披星戴月為親戚家種田,生活卻與親戚家人截然兩樣,吃的是一日兩餐,穿的是四季兩單,比長工好不到哪裡。上小學三年級時,一天,楊協中放學回家,像往常一樣,放下書包就進了豆腐房,端起一盆豆渣去馬廄餵馬。不知為啥,那天有匹兒馬(沒騙的公馬)特別焦躁,楊協中剛把豆渣盆端上馬槽,還沒來得及拌草料,它就伸過頭來搶食,楊協中端起盆子往後一閃,兒馬搶食不成,上來就是一口,咬在楊協中的手臂上「咣當」一聲,豆渣盆被打翻,豆渣撒了一地。

見楊協中血淋淋的手臂,親戚夫婦當時都沒有說啥。然而,晚上父親收工後,楊協中卻從門縫窺見一幕揪心至極的景象,父親跪在親成夫婦面前,低三下四地乞求:「豆渣,我當牛做馬賠你們。求求你們一定供孩子把書讀下去。」一吐為快的楊協中正要把自己的身世講下去,不料,陳田夫的一句插話將他的思緒完全打斷:「楊協中同志,你的父親,就是你親戚家變相的奴隸啊!」

儘管陳田夫的插話語氣平緩,卻像一聲炸雷,震撼了楊協中麻木的心靈。在國民黨軍隊,受尊敬的是有錢、有勢的人,窮人沒地位。楊協中從來不敢也不願向別人提及自己寒酸的家世、貧苦的家境和屈辱的家史,怕人笑話,怕人瞧不起。可此刻,指導員不但沒恥笑自己,反而給予同情。這同情不是廉價的憐憫,是不帶銅臭、沒有功利色彩的人格尊重。

楊協中用自己的良心,在道義的天平上,掂出其價值分量。特別是楊協中第一次聽到共產黨幹部稱自己為「同志時,不能不更為之一驚:我已經告訴指導員,我什麼命都不革了,只想回家。他不但不斥責我頑梗不化,反而給予信任,稱為「同志」,這又是為什麼?楊協中一夜沒睡。翻來覆去輾轉難眠的楊協中雖然對共產黨尚有太多的不了解,但他的心已經被共產黨幹部平等的人格交流感化了。

第二天,楊協中振作了精神,他決心遨遊共產黨的理論海洋,去求解心中的諸多疑問。
東北軍大的社會發展史教育,是在摸準了起義學員的思想脈搏後,對症下的藥。當第五團政委曹孟樸上課講到人類社會經歷了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這樣由低級形態到高級形態的發展過程時個個都聽果了。

認同了人類社會由低級向高級形態發展的必然趨勢,學員們就不能不去思索:苦難的祖國,前途在哪裡?迷茫的自我,出路又在何方?中國共產黨奮鬥的目標,是實現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人平等,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社會。楊協中摸著手臂上的傷疤,想著父親屈辱的淚花,認同了共產黨的無私追求。他認同的不是一己私利,是中國數萬萬窮苦百姓生存的權利、人身和人格保障的權利,這在道義上,有著無可抗拒的精神感召力。

楊協中還記得,學到這一階段時,仍有人不服,但不服的不是共產黨的最終理想,而是實現理想的道路:共產黨說中國民主革命的任務,是對外推翻帝國主義壓迫和對內推翻封建地主階級壓迫,這也是國民黨的政治主張。國民黨之所以沒能實現自己的理想,就是因為外辱內患,戰亂紛紛。這種曾經在起義軍官中一統天下的政治觀點,學習了社會發展史後,被一批又一批戰場起義者逐出了思想陣地:

國民黨「平均地權」的民生主義,在其統治區有過實際履行嗎?沒有!連「二五減租」都沒有兌現。廣大農民得到的,是封建地主年復一年的沉重盤剝是貪官汙吏日甚一日的欺凌壓榨

國民黨「節制資本」的民生主義,在國計民生的重要領域實現了嗎?沒有!抗戰勝利後,那麼多國民黨軍政大員借接收日偽財產之機,大肆貪汙、侵佔,發「劫收」財,由此膨脹的官僚買辦資本有幾個受到了「節制」?

國民黨關於民主自由權利為「一般平民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的民權主義,兌現給誰了?遠的不說,就講國民黨軍隊,士兵的人格什麼時候受到過尊重?士兵的權利什麼時候有過保障?

空談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的國民黨政權,必然要失去民眾,而沒有民眾基礎的政權,在抵禦外來侵略的民族戰爭中只能仰洋人之鼻息。於是,九一八事變後,有了拱手相讓東北權益的不抵抗主義;七七事變後,有了戰爭初期喪師失地的單純防禦,有了戰略相持階段積極反共、消極抗日的方針,有了敵後遊擊戰的百萬國民黨大軍崩潰的崩潰,投降的投降,所剩無幾的悲劇。如此的「民族主義」又有多大實際意義?

在反覆閱讀了毛澤東的著作後,楊協中有了醍醐灌頂通體舒泰的感受,他不僅由衷欽佩毛澤東關於中國民主革命道路的理論,更為毛澤東哲學思想所折服在國民黨軍校,有人講授過蔣介石的哲學思想一一萬變中有不變,以不變應萬変。如今與毛澤東的《實踐論》《矛盾論》一比,學識深淺不言而喻。重要的是,楊協中從中發現了蔣介石與毛澤東在為「中國之命運」選擇道路時,其世界觀、方法論上的根本對立:蔣介石強調事物發展的靜止狀態,毛澤東強調事物發展的運動狀態。

由此,有了維護與推翻舊制度的鬥爭。成為毛澤東的崇拜者後,再看中共領袖像,楊協中有了截然相反的感受:你看共產黨領袖,那麼高的地位,穿戴與普通人全無兩樣,人家沒有私利可圖,心裡裝的只有普天下的窮苦百姓。那麼大的學問,卻和藹平實,全無高人一等以勢壓人的架子。越看越覺得可敬,越看越覺得可親。

楊協中下決心要徹底革命,他把自己的戒指、手鐲和其他值錢的東西「全部獻給革命」,自己只留下一個裝著衣服和日常用品28斤重的小包包。在國民黨軍隊,營長是一級很威風的官了,家當自然不少,他全不要了。革命,就是要剷除私有制,就是追求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幹革命,就要獻出自己的一切,這些東西,都是在反動派的軍隊裡得到的,就更不能要了。

上繳東西第二天,指導員陳田夫將其中一枚戒指交還楊協中:「這個戒指是你媽給的那隻吧?你拿回去。媽媽給的,家裡傳下來的,革命隊伍允許留下。」戒指在貼身衣袋裡裝了一個星期後又交了上去:「我楊協中什麼都不要了,只要徹底革命。」

後來楊協中參加了抗美授朝,在戰場上被提升為第一四八師炮兵主任,由師長趙鶴亭、師參謀長呂兆宣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65年從部隊轉業回雲南,離休前為雲南省鐵路建設工程公司副經理。

楊協中離休後,擔任雲南省黃埔同學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一次,當他聽到曾在昆明某中學任教的某黃埔同學宣稱「中國最好的時期是抗日初期」時,當即理直氣壯地批駁:「好壞要看全國人民,而不是看少數人,抗日初期你是地主家庭,當然生活好,貧僱農在過困難日子,你不了解,你立場還沒有轉到廣大群眾立場!…建議你加強學習,改造思想,要與人民大眾在一起。」

cnog程說:

人心向背,將介石打著孫中山領導國民黨三民主義旗號,收買各地軍閥,和漢奸偽軍收剮民財各自以自己地盤為主,保存自己實力心懷鬼胎盼著共產黨消滅對方好壯大自己實力根本就是不為百姓提高生活和生產力發展,將介石下野回到奉化老家看到家鄉生活百姓二十多年沒有半點提高反爾民不聊生深感愧疚,將介石領導國民黨就會內鬥怎樣能不敗之理,飛機大炮也挽救不了腐敗無能將家王朝!

遙山清風明月說:

我講一個真實的故事吧。

1947年春天,國民黨部隊向山東解放區全面進攻,蘇北解放區的黨員幹部,除了留下部分人堅持鬥爭之外,大部分奉命北撤。(有的叫東撤)

這一天,留下來堅持鬥爭的運河區民兵中隊,按區委書記苗宗才的命令,到腰莊集合,準備領取新武器。

當他們來到指定地點時,卻發現區委書記不見了,就在他們東張西望時,一個國民黨軍官在副官陪同下,大搖大擺地走來,戰士們大驚失色,伸手去摸槍,這才想起來,舊槍全部按命令上交了。再一看,周圍全部架上了機關槍,他們已經被包圍了。

那個軍官冷笑著說:實話告訴大家吧,你們的區委書記苗宗才,已經投降了國軍,你們的槍枝彈藥全被我們繳械了。

就這樣,幾十個戰士被押到縣城。第二天,他們被押去遊街,一個國民黨士兵敲著鑼喊:大家看看,土八路都被我們趕到大海裡淹死了,就剩下這幾個,全被我們活捉了。戰土們屈辱地低著頭,對叛徒苗宗才恨的牙根痒痒。

就在他們秘密地商量著,如何逃出魔窟去找組織時,,這一天牢門突然打開了,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走進來,他向戰士們拱拱手說:眾鄉親受驚了,我是李宗義,從小在外讀書,回來後在縣黨部做事,我向縣長作保,放大家回家,臨行之前,我備了薄酒恭請大家,還望眾位鄉親賞光。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這位少爺羔子玩的什麼花招。

到了飯店,李宗義親自給每個人都滿上了酒,他說:眾位鄉親可能會感到奇怪,一個敵對陣營的人,為什麼會請我們喝酒呢?如果大家怕酒中有毒,我先喝為敬。說著,隨便端起桌上一杯酒一飲而盡。

他說:我雖然給國民黨辦事,但是,我斷定國民黨必敗。為什麼這樣說呢?國民黨徵兵,都是用繩子綁著送去的,這樣的兵能真心實意去打共產黨嗎?再看看你們共產黨,能當上兵比得狀元還高興,敲鑼打鼓送著去。再說,國民黨部隊到了哪裡,老百姓像避瘟神那樣躲著,而共產黨呢,老百姓像見了親人那樣歡迎。所以,共產黨的兵,一個能頂十個,就拿諸位來說吧,不是你們區委書記出賣,就是幾百個人也捉不到你們幾十人。

別看現在國民黨有飛機大炮,共產黨只有小米加步槍,這沒有用,終有一天,那些掌握大炮的人,會調轉炮口去打自己人,到那時,這些先進的武器都會落到共產黨手裡!

他連喝了幾杯酒,情緒有些激動。

一個戰土說:既然你看到這一點,為什麼不棄暗投明歸順共產黨呢?

他嘆了一口氣說:這也是我心裡最矛盾的事,我知道,要不了幾年,我們這些人將死無葬身之地,但是,我又下不了決心,我的嶽父來信讓我去國外避禍……

說到這裡,他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的日子了!所以,我今天特備薄酒,一來給諸位壓驚,二來拜託諸位,將來共產黨掌權,請諸位放我家人一條生路。

有個戰士說:你能不能想個辦法,把苗宗才交給我們。

李宗義說:這一點,我沒有這個能力,不過,大家放心,這樣的人,不會有好下埸。

吃過飯之後,這些人全部被釋放,僅僅一年時間,共產黨就打回來了,這幾十個戰士全部投入到淮海戰役之中去了。叛徒苗宗才,也在五十年代初被槍斃。

古人云,得民心者得天下,共產黨入關時僅幾萬人,出關時擁有雄兵百萬,這絕不是偶然的。

薩沙說: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什麼叫做空中優勢?

海灣戰爭美國打伊拉克,那才叫空中優勢,可以將一線部隊炸掉百分之三四十,把二線部隊炸掉百分之二三十。

只要伊拉克大部隊一動,空中轟炸立即就來,導致伊拉克軍隊幾乎無法作戰。

這才叫空中優勢。

第二次國共內戰中,國軍空軍有什麼實力!

當時二戰歐洲戰場,無論德軍、蘇軍、美軍、英軍都有數萬架作戰飛機。

英美對德國隨便一次戰略轟炸,一次作戰可以出動六七百架重型轟炸機。

德國在1944年,僅僅戰鬥機產量就有3萬6000架。

而1940年戰爭還沒打響之前,蘇軍就裝備了1.8萬架戰機。

而當時國軍空軍什麼實力?

二戰結束時,國軍空軍有8個空軍大隊21個中隊,飛機936架。

諸位沒看錯,是936架,也就是蘇軍一個零頭而已。

其中 ,轟炸機最強的主要是美制B-24、B-25轟炸機。

運輸機則是C-46、C-47運輸機。

偵察機主要是P-38型偵察機。

因解放軍沒有空軍,所以國軍戰鬥機其實意義不大。而戰鬥機即便可以俯衝掃射,對地面支援,意義更是有限。

實際上,國軍可以對解放軍進行轟炸的轟炸機,有多少?

當時轟炸機的主力,為美制B25中型轟炸機。

抗戰勝利時,國軍有B25區區60多架。二戰結束美軍從中國撤退時,將大約50架B25轉交給國軍。

這樣滿打滿算,B25隻有110架。

而B25一次可以攜帶1.1噸炸彈。

大家想想看,就算是1945年解放軍也有100多萬規模,分散在北方各省遼闊的地區,區區110架轟炸能夠幹什麼?

如果按照北方交戰的共12個省份計算,平均每個省只能有9架B25轟炸機,基本只有象徵性作用,製造一些恐慌而已。

大家知道美軍裝備多少B25?

二戰期間,美軍共生產9816架B25,絕大部分裝備美軍自用。

國軍唯一的重型轟炸機,是美制B24,抗戰結束時只有37架。這點數量,也就是略勝於無而已。

而且,解放軍雖沒有空軍,但不代表沒有防空能力。

蘇聯轉交的武器裝備中,有大量的日式防空火炮,從高射機槍、小口徑火炮到大口徑高射炮,什麼都有。這是因為日軍還是比較重視防空的,師團中防空武器很多。

所以,B25轟炸期間是有威脅的,也有戰損,轟炸有效是非常有限的。

說來說去,國軍空軍實力其實非常弱小。

因為抗戰期間空軍以防禦為主,主要裝備戰鬥機,導致對地攻擊能力薄弱。

到了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國軍的轟炸機實力非常弱,對於幾百萬解放軍來說根本只是具有形式上的意義。

王司徒吃瓜說:

政治問題後面再談,先說軍事因素。

國民黨在解放戰爭中也不是一直都在打敗仗,解放戰爭對解放軍而言同樣是場艱苦的大戰。

比如金門戰役,解放軍不就打輸了麼?這場1949年10月發生的大戰,登島解放軍血戰三天三夜,最終因外援不濟,作戰組織過於樂觀草率,登島三個團9000餘人大部戰死,餘者被俘,成為解放戰爭時期一大敗仗。

指揮金門戰役的胡璉,此前在1947年的南麻戰鬥中,也給了華野重重的一擊。

胡璉當時率領整編11師鎮守南麻,他採取了死打硬撐的做法,竟然用10天時間修築了2000多個碉堡和無數個大小據點、壕溝,砍掉了所有影響視野樹木,然後靠這個烏龜殼硬撐了華野的4天狂攻,解放軍以巨大的傷亡勉強拿下了數百個堡壘,隨後在國民黨軍又增援4個師的情況下撤退。

南麻的戰鬥造成了華野4個縱隊不小的傷亡,但他們為了給解放區解圍,隨後繼續發動了對臨朐的戰鬥。

守衛臨朐的是李彌的整編第八師,他正是援助南麻的部隊之一,這支部隊在戰鬥發起後才開始臨時修築工事,在城關、朐山和附近的盤龍山派重兵鎮守。

解放軍各縱隊對臨朐的戰鬥非常不順利,朐山始終拿不下來,南關也陷入反覆的爭奪戰中,李彌將指揮部設在城牆邊,直接指揮炮火進行轟炸,又用汽車絞盤索為朐山進行不間斷補給,最終解放軍不得不退出戰鬥修整,殲敵1萬8,損傷2萬1。

還有1947年林彪打四平,東北民主聯軍此前連戰連捷,偏偏在陳明仁鎮守的四平面前打得頭破血流,10萬人打國民黨71軍2萬人殘軍(陳後來在城內拉警察和壯丁,增加到3.5萬),在人數和炮火佔絕對優勢的情況下10天不能破城,幾成林彪的心理障礙。

解放戰爭並非電影電視中描述的那麼激情洋溢,似乎到處都是漫捲的紅旗和氣吞萬裡的革命大軍,國民黨軍也不像有些人稱的「抗戰拼光了老本,只剩老弱病殘。」

恰恰相反,1945年正是蔣軍最盛的時候,國民黨當局接收了日資、日械和部分日軍人員,崗村寧次,豺狼參謀辻政信等將領都搖身化為國民黨軍的顧問。在外的遠徵軍回國,大量的學生參軍,美援的到位……簡直讓國軍升了幾個檔次。

為了解放全中國,解放軍犧牲了師一級以上幹部多達15人,甚至有不少高級幹部。

比如漣水保衛戰中,遭遇國民黨軍狙擊手狙擊犧牲的華中野戰軍第10縱隊司令員謝祥軍,他當時面對的是整編第74師。

比如我軍「炮王」朱瑞,他是解放軍炮兵奠基人,曾任紅三軍政委,東北軍區炮兵司令員、炮校校長,46年時犧牲在遼瀋戰役打義縣的戰鬥中。

比如我軍工程兵奠基人韓聯生,他1948年已經是正軍級(特縱參謀長),淮海戰役時圍攻雙堆集之敵,為解決炮彈不足的問題,韓聯生跑去研究用迫擊炮發射炸藥包的「飛行爆破」技術,因發射故障犧牲。

比如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總指揮,中共濱江省副省長李兆麟,他在1946年被國民黨特務暗殺。

沒有拋頭顱灑熱血,哪能打跑國民黨頑軍?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解放軍之所以能打倒這樣的國民黨軍,主要在於他們是一支更先進的部隊,無論是政治上還是軍事上。他們有鐵的機率,有嚴肅蓬勃的軍營文化,掃除了文盲,有榮譽有頭腦有思想,有崇高的革命精神。

國民黨軍,始終是一支舊式的軍隊,喝兵血吃空餉,制度崩壞紀律渙散。某些部隊開始軍紀據說比共軍還好還嚴,可打著打著,也就變成了流寇,奸淫擄掠無惡不作,拉壯丁吃大戶更是沒少過,連有些地主都反對他們。

軍事上國軍更不行,哪怕有部分經過了外軍的培訓,上過國戰的戰場,他們也並沒有從戰爭中學習到什麼精髓。

八年抗戰,國軍在打陣地戰,與日軍拼火力比碉堡。八年抗戰打完,國軍還在玩這一招。如此呆傻的軍隊,除非佔據絕對的優勢,否則很難在解放軍那種極富科學的現代步兵戰術上取得成功。

如果不是火力、人員在早期還能抗兩下,以及早期的解放軍也並不熟悉大規模的戰場,國民黨軍恐怕早就完蛋了。

共產黨的軍隊無時無刻都在總結各種經驗教訓,在戰爭中學習戰爭的速度相當驚人,像前面提過的四平之戰,林彪回去搞了個大練兵,很快就將部隊變得煥然一新,從此攻城拔地無往不利。

金門戰役也是,雖然這裡失利了,但後面打海南島,經過總結後表現的完全不一樣,到50年代打一江山島,海陸空協同作戰都用上了。

這種學習和總結能力在韓戰中再一次表現了出來,極短暫的時間內,志願軍迅速適應了美軍的狂轟濫炸,然後找到了一系列的應對措施,讓敵方的火力優勢無從發揮。

這麼可怕的對手,老實說讓國民黨軍這幫榆木腦袋對陣,實在是有點抬舉了。

如果撇除軍事因素,其實解放戰爭的勝利是大多數中國人民的勝利,這是一場被壓迫的廣大人民群眾的翻身之仗,共產黨真正站到了人民的一邊,這才能革掉站在封建地主、半殖民地買辦、帝國主義勢力、家族式壟斷資本主義、腐敗官僚一邊的國民黨的命。

不需要多少道理,只要看到共產黨的執政,以及解放區的新氣象都能明白,天是真的亮了,除了破屋子裡的那些寄生蟲,誰還會希望偌大的中國繼續黑暗下去呢?

如果在這種情形下解放軍仍然敗給國民黨了,那中國就沒有出頭之日了。

大將軍威武K說:

先講一個笑話。

1945年解放戰爭爆發前,粟裕大將作為新四軍代表到徐州與國民黨軍商談摩擦問題。離開徐州時,國民黨軍徐州綏靖公署副參謀長戴之奇指著空中國民黨空軍的美式P—51戰鬥機飛行編隊說:「現代的空軍威力真是偉大!」外柔內剛的粟裕來了一句:「遺憾的是,天上的飛機不能到地面來抓俘虜!」

粟裕大將短短一句軟中帶硬的話,一針見血地道破了國民黨空軍的短板,雖然那個時候的他也不是太懂空軍。

在制導武器出現之前,空軍基本上就是數量決定作戰力量。高超的戰術也許會讓數量少的能取得一些勝利,但基本上都是局部的,很難起到砥柱中流、扭轉乾坤的作用。需要說明一點是,筆者所說到的「數量」,不僅僅是飛機的多少,還包括飛行員、機場、燃料、彈藥等等這些主要配套設施的數量。如果再往大地說,這個時候的空軍還不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主力軍種,要發揮優勢,必須有陸軍、海軍的密切協同。

國民黨空軍組建於1932年,在世界範圍內來說算是比較早的了,到解放戰爭時期已經有十年以上的歷史。而在這10年裡,國民黨空軍與日軍航空兵殊死戰鬥過8年,同時也受到過德國、蘇聯、美國這些空軍大國不少的幫助,可以稱得上是有工作經驗、有國際背景的「青年才俊」。

經過8年的戰火洗禮和大國空軍的培養,解放戰爭時期的國民黨空軍按說應該具備了世界一流空軍的潛質。要知道,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空軍兩年多時間以損失200多架飛機的代價總共打下300多架敵機,就被美國空軍參謀長稱之為「空軍大國」了,更用說在抗日戰爭中打下過1500架敵機的國民黨空軍。可為什麼擁有900多架美式作戰飛機的國民黨空軍無法幫助陸軍打敗從來沒有取得過制空權的人民解放軍呢?

為了讀者能直觀地了解,筆者通過一個經典戰例說明。

1948年9月,遼瀋戰役打響,人民解放軍的第一個鐵拳砸向了連接東北與華北的咽喉要地——錦州。蔣介石也知道東北的重要性,親自帶著空軍司令周至柔、海軍司令桂永清來到瀋陽,指導作戰。從這一規格不難看出,蔣介石決心搞一次陸海空協同作戰。

敵我雙方把作戰焦點遠在了錦州西部30裡外一個叫塔山的村子。作為守方,我軍投入兩個縱隊約10萬人,在毫無險要地形的塔山一鍬一鎬構築野戰工事。作為攻方,國民黨軍11個師集結於葫蘆島,數十艘軍艦在渤海列陣,炮口對準塔山。

空軍呢?

前面說過,機場、飛行員、燃料、彈藥是飛機的主要配套設施。東北大地經過3年戰爭,到了遼瀋戰役之前,除了瀋陽、錦州、長春三個大城市及其周邊的小城鎮還在國民黨軍手裡外,大部分成為了解放區。也就是說,在遼瀋戰役前,東北50多萬國民黨軍的吃喝用,大部分都得靠飛機從千裡之外運來放到這三個大城市的機場,然後轉運。而只有百十來架一次能裝幾噸物資的C—46、C—47運輸機能起多大作用?更不用說全國戰場需要空投物資的可不止東北這一處。而大戰前夕,往東北運的東西可不止是物資,更多的還是兵和那些預感大難臨頭要逃跑的國民政府達官顯貴們。

根據東野8縱封鎖錦州機場的報告可知:錦州機場最多的時候每天起飛47架次飛機、降落32架次。而現代戰爭中執行任務的美軍飛行員最多的時候也就是每晝夜2次。國民黨空軍的飛機既沒有現代飛機舒適的駕駛室,更沒有超音速,只能是大量飛行員填進去工作。飛行員都飛運輸機了,誰來駕駛執行作戰任務的戰鬥機、轟炸機?

遼瀋戰役一開始,長春、錦州很快被我軍包圍,為了切斷外援,我軍很快攻佔兩座城市的飛機場。這樣一來,國民黨空軍在東北能用的機場就只有瀋陽一處了。試問,倉促應戰的國民黨軍能在瀋陽機場儲存多少飛機用的燃油和彈藥?更不用說國民黨空軍用的燃油和彈藥大部分是進口產品。全國戰場都吃緊了,國民黨空軍又能把多少架航程短、又沒有加油機供油的作戰飛機轉場到瀋陽機場?

因此,表面上看,塔山阻擊戰是我軍以單一的步兵在少量炮兵配合下抵禦陸海空一體的國民黨空軍,實際上國民黨空軍根本沒有發揮多大的作用。也就是蔣介石在葫蘆島督戰的幾天裡從北平、天津、瀋陽出動幾架B—24轟炸機匆匆飛臨塔山投彈,完事後又急匆匆回去。基本上就是例行公事、敲邊鼓的節奏。等蔣介石一走,空軍也就不管捨命衝鋒的步兵兄弟了。

所以,塔山阻擊戰中我軍能夠在沒有險要地形可以依託的情況下,將火力佔優勢的國民黨軍死死擋住,代價也不算高(傷亡4000餘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國民黨軍空有火力優勢,卻無法有效協調。而這次作戰是蔣介石親臨現場督促下國民黨軍進行的一次陸海空聯合作戰都打成這個樣子,更何況沒有蔣介石的戰役能打成什麼樣?

所以,國民黨空軍沒有在解放戰爭中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建立一套可以和戰爭適應的空軍作戰系統,空有裝備。造成這一切的,一方面是國民政府根深蒂固的腐敗頑疾,另一方面就是輕視了人民解放軍。

風和日麗校園風光說:

抗日戰爭結束後,蔣介石就積極準備內戰。但國民黨軍隊大部分都在大後方,把部隊運送到前線需要時間,籌措戰爭物資也需要時間,而久經戰火的全國人民更不希望打內戰。

一.內戰前國共雙方的較量。

1.重慶談判。1945年8月,蔣介石接連三次給毛澤東發出電報,邀請毛澤東到重慶商談和平建國事宜蔣介石斷定毛澤東不敢來重慶,那麼就可以把打內戰的罪名強加給共產黨人

毛澤東看出了蔣介石的陰謀,但為了爭取和平、揭穿蔣介石的陰謀,毛澤東以驚人的膽魄來到重慶,經過談判,國共兩黨於1945年10月10日籤訂「雙十協定」,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全國人民似乎看到和平曙光。

打內戰的準備工作,蔣介石就先輸一局,沒能實現把打內戰罪名強加給共產黨人的陰謀。

2.中共中央派林彪到東北建立東北根據地。東北幅員遼闊、物產豐富、土地肥沃、有工業基礎,又接壤蒙古、蘇聯、朝鮮三個社會主義國家,是發展壯大人民軍隊的風水寶地。從四平戰役開始蘇聯加大對林彪的幫助,加之東北的天時地利人和,東北野戰軍迅速壯大,1948年,東北野戰軍兵力達105萬,這是解放戰爭時起到及其重要作用的軍事力量,幾乎打下半個中國。

3.國民黨的腐敗,「四大家族」瘋狂壓榨人民,國統區物價飛漲,令國統區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中。返回日戰區的國民黨軍政接收大員們,大肆侵佔各種財物,各個都頓時暴富,就是這一時期國民黨迅速腐化。「四大家族」中的宋子文更是貪婪,他竟然用1法幣兌換日戰區200偽法幣,一時間日戰區人民財富以200倍的幅度縮水,人民生活比日本人佔領時還困苦,工廠也大批倒閉,失業工人劇增,人民對國民黨政府失望透頂。

4.1946年6月2,蔣介石撕毀「雙十協定」,發動內戰。蔣介石打內戰的真實目的大白天下,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全國人民對國民黨政府徹底失望,充滿了對共產黨人的同情和支持。

內戰爆發前,蔣介石就大失人心,為其最終失敗埋下伏筆。

二.解放戰爭(內戰)中雙方的較量。

1.軍事對決。

戰爭初期,在敵強我弱情況下,毛主席要求「不計一城一地得失,大量消滅敵人有生力量」,雖然丟失一些城市,甚至延安也主動放棄了,但實現了大量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的戰略目的。戰爭中中期,毛澤東要求把戰火燃燒到敵佔區,就是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加大國民黨的戰爭代價同時控制戰略要地,有利於後期戰爭發展。後期,抓住戰機,發動「三大戰役」,幾乎消滅敵人的精銳軍事力量,1950年6月,人民解放軍解放大陸。

整個戰爭過程中解放軍戰略戰術運用得當,而國軍相對則是顧此失彼、因小失大、將帥不和。

2.解放區土地改革。1947年,解放區頒布《中國土地法大綱》,翻身農民獲得土地,受到廣大農民擁護。為了保衛勝利果實,解放區農民踴躍報名參軍;同時客觀上也瓦解了國民黨士兵的士氣,尤其是家在解放區士兵的士氣。

3.解放戰士。戰爭中解放軍優待俘虜的政策,又對國民黨軍隊產生巨大瓦解作用。國民黨軍隊在戰爭中後期,開始出現大規模投降、起義事件,不但有效減少解放軍的傷亡、也使敵軍減少戰鬥人員,如果投降者(絕大部分士兵都是農民子弟,尤其是家在解放區的士兵更願意加入解放軍)加入解放軍,這樣的士兵當時稱為解放戰士,這對加速解放戰爭勝利意義也是巨大的。

4.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地下工作者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周恩來負責、李克農領導的地下工作成績斐然,戰果繁多,最著名的就是北平和平解放。當然,意義更為重大的是敵後第二戰線的開闢:與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合作,發動愛國學生、工人等進步力量,與反動的國民黨政府作鬥爭,有利支援了解放戰爭。

解放戰爭的勝利,結束了國民黨政府在大陸的反動統治,推翻了壓在中國人頭上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佔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翻身做主,壯大了社會主義陣營力量,對世界格局和亞非拉人民的解放鬥爭都具有深遠影響。

科大烽火說:

在世界戰爭歷史上,最能顯現出信仰的力量,組織的威力的一場戰爭,就是發生在1946年6月至1949年9月的解放戰爭。在解放戰爭裡,解放軍越打越多,國民黨軍越打越少,這都要歸功於我們軍隊強大的政治工作威力。

據統計,在解放戰爭的三年作戰時間裡,我們人們軍隊從一開始的120萬人,擴大到400萬人,其中有70%都是解放戰士。總共有280多萬國民黨軍隊的官兵加入解放軍,有的是整建制起義接受改編,也有戰場上抓獲的俘虜,調轉槍口加入解放軍。甚至已於2005年去世,原軍事科學院院長、黨委書記的徐惠滋上將,也是一名前國民黨軍士兵,他在遼瀋戰役中被東北野戰軍二縱六師十六團俘虜,隨後加入這個團,作戰勇猛。

接著就赴半島作戰,全程參與了第一次到第五次戰役,立功無數。成為步兵連副指導員、指導員。後來擔任過陸軍步兵師長,第39軍軍,總參副總參謀長等職務,1994年,晉升為上將軍銜。誰都沒想到,這位充滿傳奇經歷的解放軍上將,當初竟然是一名國民黨軍的俘虜。

在戰爭中後期,我們針對進行整編的國民黨起義官兵,以及加入我軍的解放官兵,發動了一場控訴運動,取得了巨大成效。從1947年冬到1948年夏,人民解放軍利用戰爭間隙,開展了一次新式的整軍運動。這次整軍運動又稱為「訴苦三查」運動。 在解放戰爭時,我們黨明確地提出了解放士兵的思想轉變、人權保障、文化培養和啟蒙教育問題,廣泛動員開展了控訴運動。讓這些官兵分清了舊軍隊和革命軍隊的區別,知道了為什麼要推翻舊社會,為什麼要建設新社會。

這時期主要解決了「階級教育問題」,我們軍隊闡述的中心思想是:我們的革命鬥爭已由抗日民族鬥爭,轉變為與代表剝削階級的國民黨反動派之間的階級鬥爭。很多部隊通過「誰養活誰?是窮人養活富人,還是富人養活窮人?」的小問題入手,開展了大規模的討論。全軍各部隊利用戰爭休整期,結合開展土地改革教育,普遍進行了訴苦運動。後來將其正式命名為「新式整軍運動」。 在整軍運動中,我軍將國民黨滇系第60軍改造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50軍,就頗具特色。所有的控訴大會開始以後,輕者低頭掩面而泣,重者當場嚎啕大哭,有哽咽難言,也有撕心裂肺地慟哭。

首先是「倒苦水」,絕大多數士兵都是苦出身,有一肚子苦水。控訴運動開始後,往往是臺上一人哭訴,臺下百十號人跟著流淚,說到傷心之處,七尺漢子甚至嚎啕大哭。

例如在長春起義的國民黨第60軍第182師,改編為解放軍第50軍第148師,該師第444團共有參加控訴大會的官兵1147名,現場統計有989人痛哭大哭,佔86.2%,其中哭病的了就有78人,佔到6.8%。

接下來是「算細帳」,學習《土地法大綱》,結合駐地附近的土地改革運動,算「剝削帳」,窮人受窮都是地主剝削造成的。算完「剝削帳」,再算「政治帳」,讓官兵們認清這場戰爭,解放軍為什麼能夠取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為什麼要叫解放戰爭,因為這是人民的選擇。這是一場佔人口絕大多數的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獲得解放的戰爭。

一場控訴運動就讓這些解放官兵成了新人,融入了新社會。在會場上,指導員帶領大家呼口號的時候,那排山倒海的聲音,完全都是震耳欲聾的怒吼,這在世界五千年的戰爭史所未見。

經過整訓,1949年1月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發布命令,將曾澤生將軍率領起義的原國民黨第60軍及所轄3個師,整建制地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50軍,曾澤生仍為軍長。

這樣一群前國軍士兵,或者起義,或者投誠,或者被俘,總之都是被解放了。經過我們黨和軍隊的一番政治化和組織化的錘鍊,他們立馬就變成了地球上最堅定、最頑強、最能打的鋼鐵戰士。

在1946年6月解放戰爭開始的時候,國民黨軍的總兵力達430萬,其中以美械和 日械武裝的最精銳的正規軍約有200萬。而當時人民軍隊的總兵力只有127萬,其中野戰軍僅61萬。在三年戰爭裡,很多被俘的國民黨官兵就地投誠加入了解放軍,叫做「即俘、即補、即戰」,也就是上午俘虜,中午補充到解放軍的部隊裡,下午就參加作戰。到渡江戰役時,解放軍的規模達到了400多萬人。有很多連隊的百分七八十的戰士都是原國民黨軍隊轉變過來的「解放戰士」。

到1949年,經過22年浴血奮戰,這支人民軍隊已經顯露出遮擋不住的霸氣和銳利,此時的這支軍隊已經具備了某種使命感,他們就是為恢復中華民族所有歷史榮光而出現的。一年後他們就跨出國門,迎戰世界第一軍事強國,從此一舉遏制並扭轉了百年來不斷下墜的國運。

在半島戰場上,這些由前國民黨軍隊官兵轉變的解放戰士,依然勇猛無敵。在抗美援朝戰爭中首批入朝的志願軍部隊,均來自東北邊防軍,包括38、39、40、42、66、50、20、27、26軍,共9個軍30個師,全是頭等主力。其中第50軍就是國民黨起義部隊。他們直面武裝到牙齒的、世界最強大的美國軍隊,也依然毫無懼色,照打不誤。

這就是信仰的力量,組織性的威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95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