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為什麼過去軍人打綁腿,現在不打了?_解放軍戰士為什麼打綁腿

詩云歷史說: 綁腿實在是個好東西,優點非常多。 綁腿其實就是一個長片狀布條,寬度10釐米左右,長度最少1米5,…

詩云歷史說:

綁腿實在是個好東西,優點非常多。

綁腿其實就是一個長片狀布條,寬度10釐米左右,長度最少1米5,甚至有的長達3米。以前的步兵,多數會配發綁腿布,選擇打綁腿。

1,綁腿最主要的優點,就在於,它可以支持步兵長距離行軍。

以前士兵長距離行軍的時候,一定要紮好綁腿。綁腿可以束縛小腿部的肌肉,避免長距離行軍引起的血液淤漲在小腿,引起腿部酸痛的情況。

從紅軍時期,一直到後來的抗戰和解放戰爭時期,我軍都一直配發綁腿布。

有綁腿的助力,我軍形成了能打能跑的作戰特點。

最著名的,莫過於紅四團一晝夜飛兵240裡,飛奪瀘定橋的戰例。

在解放戰爭中,楊得志縱隊也有過24小時飛兵200裡,圍住了羅歷戎,取得清風店戰役勝利的戰例。

2,綁腿可以保護小腿受傷。

在南方地區多矮山,多荊棘灌木,有很多小刺。

在紅軍時期,曾經專門下發命令,讓士兵們必須堅持打綁腿。因為天熱或者下雨,有的士兵就把綁腿鬆開不綁了。

為什麼呢?

原來當時根據地遭受國民黨軍的封鎖,許多士兵營養不良,缺少食鹽。這種體質,爬山的時候遇到荊棘小刺,腿上被扎個小口,當時感覺也沒啥。

然而過段時間,小腿肌肉內部就會發生潰瘍,形成膿腫,俗稱爛腿病。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營養跟不上,體質下降,抵抗力下降的緣故。

雖然不是要命的病,但是會影響戰鬥力,造成的減員非常嚴重,最多可達連隊的百分之八十。

所以,上級下令,必須堅持打綁腿,保護腿部。

3,關鍵時刻,綁腿還可以有特殊用途。

比如結成長繩索,從懸崖降下或者攀登懸崖。或者用來捆綁俘虜。

比如緊急情況下,可以用綁腿來當紗布繃帶,包紮傷口。


那麼,綁腿從何時開始退出我軍裝備的呢?

應該說,是從抗美援朝就開始了。

抗美援朝時期,美軍利用空中優勢,出動大量飛機,投擲凝固汽油彈。

這種凝固汽油彈裡面的填充物,主要是汽油和橡膠的混合物,再加上引燃劑,外觀是一種稠糊糊的東西,有很強的附著性。

也就是說,即使這玩意沾到和地面垂直的地方,哪怕是光滑的玻璃上,也能沾住,然後燃燒。

這樣的炸彈,裡面裝點引爆炸藥,一旦炸開,可能會引發成千上萬個小火點。如果正好沾到人的衣服上,非常難弄。

這種情況下,如果繼續沿用綁腿,那麼衣服穿脫很不方便。而如果是取消綁腿,改為穿著容易穿脫的大棉褲大棉襖種類的冬裝,戰士們在沾上這種炸彈的情況下,迅速脫掉衣服,就可以避免很多燒傷了。

所以志願軍的服裝,就取消了綁腿。

後來一直到對越自衛反擊戰的時候,我軍仍然配發綁腿。

就是因為,南方山區地帶,配發綁腿,行軍也方便,也保護腿部。

到了88年,我軍步兵開始裝備軍靴。老式的綁腿+解放鞋,就開始退出我軍裝備序列了。這是因為,世界步兵裝備的發展趨勢,和我軍步兵的發展趨勢,都是機械化取代騾馬化,士兵們依賴雙腿長途步行行軍抵達戰場的情形,會非常少見。

如今的機械化步兵,多是乘坐專用的步兵戰車抵達戰場,步兵戰車就是步兵們最好的長腿了,士兵們在作戰的時候,從車上下來就行了,不需要跑那麼遠的路程。所以,作戰靴就成了步兵們的標配,綁腿基本沒用了。

好了,就寫到這裡吧。

文字由 詩云歷史 原創,寫於 寄寄齋。

配圖來自公共網絡,侵刪。

淺文小狠說:

一旦察覺落後於時代,造價上億的飛機,整個戰略體系都可以被更新換代或淘汰棄用,更何況區區一個小小的綁腿呢?不信的話,看看下面的真實例子就知道了:

2003年3月第二次海灣戰爭爆發後,有著名的軍事專家聲稱:美國會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畢竟當時的伊拉克號稱世界第四大軍事強國。當時他這麼判斷,其實並不太誇張:

開戰時,伊拉克擁有100多萬大軍,並在科威特戰區部署了54萬大軍。儘管第一次損失4400輛裝甲車,但依然還有約4200輛裝甲車,其中包括約700輛BMP-1型和2型裝甲運輸車。和數量不菲的坦克。另外還有大概120架戰鬥直升機和武裝直升機。以及很多法國和蘇聯進口的先進戰機。

結果,在美軍信息化幹擾加飛機狂轟亂炸的降維打擊下,伊拉克被打得面目全非,慘不忍睹。令所有人大出所料,大為意外。

這次海灣戰爭給中國軍隊帶來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絕大多數軍官都覺悟到:現代戰爭居然可以這麼打?與傳統那一套是截然不同的。超越時代的高科技已經徹底改變了傳統戰爭勝負的走向

這次覺悟,令我們看到我國之後源源不斷的軍改之路。淘汰了一批過時的坦克和飛機之後,從瓦良格號航母,到國產航母和北鬥衛星等自主研發的高科技進階產品一直不斷地下餃子,出爐。整體戰略也調整的更為積極。

這背後正是體會到:不符合時代所需的一切物品都必定會被淘汰,尤其是用於戰爭的軍事物資。

時代是無情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軍事領域如此,其實民用物品也是如此。更甚者說,一切落後於時代的人物事物,都難逃消亡

有一則笑話:一個慣偷在80年代偷了一批大哥大,偷偷藏在一處隱蔽的角落。但之後他被緝拿抓捕,令人不解的是:他死扛著硬是沒交待贓物下落。

而由於贓物在當時價值不菲,所以這個慣偷被判刑十餘年。

當他出獄時,迅速找到當年那個藏著大哥 大 電話的地點。拿出贓物準備換取現金時,別人告訴他大哥大早就落伍了。沒人會收大哥大,原來價值不菲的大哥大由此變成了一堆廢品。

這種事其實現實中也一直在上演。BP機傳呼機,更早的算盤,縫紉機,糧票等等,應時而生又落時退伍了。回歸到綁腿這裡,道理也是雷同的,不過是大時代下的現實寫照和縮影而已:

過去,應時而 盛 的綁腿:

其實綁腿並非只存在於我國近代史上,起初在第1,2次世界大戰時,有些英美國家的軍隊就已打過綁腿。由於某些軍事題材電影的功勞,我們熟知的就是八路軍 不 分 官銜都打得灰色綁腿了。

八路軍的綁腿只是一塊灰布條,看上去平平無奇。可這是一塊令中國人有著深厚感情的物件,幾乎成了八路軍的一種標籤和符號。提起綁腿,總能讓人想到八路軍,甚至那段艱難的時光

尤其是對老一輩人來說更是如此。那打綁腿難嗎?看似簡單,打起綁腿來還是有技術,有講究的:

不同的身體位置,力度是不同的:一般是從鞋幫開始纏繞,到腳踝這需要加大力度。這裡是血液循環旺盛的位置。過了腳踝之後力度要減輕,然後到膝蓋位置重新紮緊。馬虎不得的。

值得注意的是:綁腿帶頭要撕扯開個小岔口,方便打結用。很多新兵綁起來還總容易滑落呢。

抗日戰爭時期的八路軍條件異常艱苦,更別提什麼機械化部隊了。即使是財大氣粗的國軍部隊,有限的吉普車等也不是低階軍官能坐上的。一旦軍隊行軍,這個小小的綁帶就起了大作用了

首先就是一帶多用:這是可以有效地避免和緩解一些腿部疾病的。舊時的步兵非常辛苦,雙腿在長時間行走和奔跑時,本就容易疲乏勞累。上下起伏也更容易將血液下沉到腿部,經常健身或跑馬拉松的人自然知道,這很容易導致肌肉酸軟,腫脹,甚至靜脈曲張等腿部疾病出現。

起初步兵打上綁腿會有束縛感,等短時間束縛感消失,接下來行軍就會輕便利索和耐久。

其他的功能就更多了:比如戰場環境惡劣雜草叢生,尤其潛伏時,很容易被蚊蟲叮咬感染。在醫療條件簡陋,缺醫少藥的情況下,這是極其危險的。可螞蟻蚊蟲在軍人打上綁腿後,就很難進入褲管裡,從而會起到防蚊蟲的效果。另外,中彈受傷後沒有止血帶,也可以解下綁腿代替等等。

甚至戰後如果捉到俘虜,找不到繩子,也能用綁腿捆綁。平時還可以用來攀巖爬坡,遇到沼澤救援隊友。捆上樹枝就能做擔架,運送傷員轉移。可謂是一帶多用。

更為重要的是取材方便。舊時代軍工企業本就非常落後,一到戰時更是雪上加霜。想要像樣的軍需品是很難的。而紡布在延安等根據地非常盛行,綁帶又只需要短短幾尺,可以說不論材料數量還是製作難度,相對比其他軍需品都是相對簡單的。

可以看出,小小的綁帶之所以過去在我軍盛行,只是滿足了那時生產條件落後,普遍經濟困難,而且方便實用的軍隊實際需求。這是一種務實的軍需品,給士兵帶來了極大的方便和實惠。

現時綁帶的落 時 與退伍:

隨著綁腿在我軍的普遍使用,它有一些不符合時代發展的弊端和副作用也逐漸顯現出來了:

在1949年解放前,我軍打完日軍打老蔣。武器裝備雖然差距也不小,但並不是跨越性的。直到解放後的抗美援朝,美軍的種種之前沒用或少用的跨越性的武器對我軍士兵的傷害是令人心痛的。

其中就有臭名昭著的凝固汽油彈,燃燒彈,以及帶有沾染物質的其他炸彈等等。

這些武器最大的特點就是容易沾染。爆炸所攜帶的化學物質是很難被水或土掩蓋熄滅的,能一直燒到露出骨頭,軍人卻還沒犧牲。解救的辦法只能是脫掉衣物,不脫掉的話活像酷刑。

由於綁腿是纏繞在腿部,本就不容易解開脫掉。人在燃燒的極端痛苦下,更沒時間解開它了。綁腿成了軍人們難以訴說的痛。因為綁腿的累贅,而由此喪生的軍人在當時並不在少數。

而在平時,打綁腿也越來越不適應各地區不同氣候,和部隊長途行軍的需求了。甚至個別老兵退伍後,還有綁腿後遺症的存在。令人不忍,聞者落淚。

在炎熱的南方氣候溫潤且溫度高。緊緊箍扎在腿部的綁腿,將軍人的腿部溫度無限放大,那種捂腳的感覺,就像在汗水裡浸泡數月一樣。等到解下綁腿時,絕大多數軍人的腿和腳都已經被捂得發白,出褶皺了。甚至時間長了,許多戰士的綁腿內部會生出一層蝨子。別提多遭罪了。

而在寒冷的北方,由於軍人長時間行走奔跑,綁腿都已被汗水浸溼。寒風一吹,直接凍成冰片。反過來吸收著腿部的熱量。而且緊繃的綁腿更為直接地接觸寒冷的空氣,比褲管還要不保溫。

戰爭本來就是殘酷的,倖存下來的個別老兵,也會有綁腿後遺症。腳氣,炎症,傷疤等等。

戰爭的勝負本是細節的堆積,哪怕其中一項成真,在現代化的軍隊中也是難以容忍的。

同時期的歐美國家,早已經捨棄了落時的綁腿。

為什麼之後一段時間內,我國軍人依然在打綁腿呢?

其實這也是無奈的。有的用總比沒得用要強吧?

直到改革開放前中期,那時我國的經濟水平也一直不算太好。即使在對越自衛反擊戰時,依然有一部分軍人還在打著已經落時的綁腿。並不是情感上捨不得,而是那個時代的經濟條件所限。

那時窮啊,我軍機械化程度依然很低,戰時環境無法全部以車代步。軍隊也只能抓大放小了。

隨著時代發展,我國經濟情況的逐步好轉,軍改後綁腿才逐步出現了替代品。比如分段壓力彈力襪,裝備先進戰靴保護腿部和雙腳,身上也都會裝備小型急救包等等軍需替代品。

這些先進替代品不僅涵蓋了綁腿的全部功能,又拓展了舒適,樣式美觀等新功能。也更適合現代戰爭的需要。同時,也不會令軍人增加不必要的負擔與戰損。一舉數得。

現在的人民解放軍已經大規模裝備載具,機械化、摩託化的戰車已經與戰士融為一體,完全靠雙腳移動的時代已經徹底一去不復返了。這種有著令人難以割捨的複雜情感的綁腿也光榮退伍了。

寫在文末:

不符合時代所需的一切物品,都會被棄用和淘汰。即使你對它有著割捨不下的情感。

時代是無情的,順我者昌,逆我者消亡

雖然過去軍人的綁腿是應時而 盛,但背後也說明那個時代物質上的匱乏,經濟上的貧窮落後。綁腿功能的一帶多用,和取材便捷的特點令它在我軍發揚光大。由此,在軍隊大行其道。

但隨著時間推移,綁腿的副作用逐漸顯現。已經不能滿足現代戰爭和日常軍旅生活的需求了。好在這都已經是過去時,隨著時代的發展,經濟的日益強盛,兵種的擴增,這種令人有著複雜情感,難以割捨的綁腿也退伍了。

其實不用為它難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它也見證了我軍和我國強大的過程。如果它是老人,也會為此高興不已,含笑而眠的。對此,你怎麼認為呢?(圖:網絡。參考資料:文秘幫等)

丅FK說:

軍人打綁腿的做法由來已久,特別是在抗戰時期,八路軍打綁腿更是每個戰士的必修課。

據說是在抗美援朝戰爭期間,美國人經常空投凝固汽油彈,這種威力巨大的武器,對我軍戰士的傷害也是相當大的,一旦衣褲著火,唯一的辦法就是迅速脫去衣褲,而這個時候的綁腿特別礙事兒,有的戰士因此不能及時脫掉燃燒的衣褲而白白丟了性命,這是血的教訓,所以說打那以後,軍人不再打綁腿。

凡事都有利有弊,軍人打綁腿顯得幹練利落,對於長途行軍的戰士的腿部有著保護作用,但是弊端也是顯而易見的,所以說綁腿被淘汰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

王司徒吃瓜說:

綁腿其實是古代的產物,無論中西,都存在各種襪帶、襪套、綁腿帶、綁腿繩類的物事。

古往今來,腿都需要一些保護以免受天氣和自然的影響,褲子自然是個首選解決方案,但褲腿卻是個非常麻煩的東西。

古代衣物珍貴,人們從事的勞動繁雜,山裡跑泥裡走,時間一長布料可就撐不住了,會從褲腿開始損壞破爛。

有些工作,比如農田插秧或山中遠行,松垮垮的褲腿反倒是個負擔,故而有「挽起褲腿幹活」一說。

但沒有褲腿也不行,小腿長期暴露在外,會因為缺乏保護而受到各種傷害。

路邊的植物會割傷腿部,比如廣泛分布於我國的的蕁麻,沾上就會痛癢難忍。

各種蟲子也會盯上人類肥嫩的小腿腿,甚至會順著空褲管爬上去吃雞。

於是綁腿就上場了,通過腿部的綁帶包裹,能讓褲子長期保持清潔、乾燥和利落,也為小腿提供了額外的防護,有效避免了腿部被劃傷、擦傷和扎傷。

除此之外,綁腿還能形成額外的衣服厚度,僅用一些小布條就相當於增加了一層襪子。

按照西方記載,希臘人時代已經在使用束腿帶進行綁腿,後來羅馬軍團繼承了這一點,採用布條綁腿收束腿部,以提高行軍時的效率,減少下肢酸脹。

隨著羅馬人的東徵西討,綁腿被帶到了日耳曼和不列顛等地,四處擴散,最後就連凱爾特人、薩克遜人都學會了,維京人又在擄掠不列顛的時候學會了這招。

對於貧窮的古代歐洲而言,綁腿有時候就是褲子,因為這些東西比什麼都容易製作,而且確實能保護腿部。

就這樣,綁腿被歐洲的軍隊長期使用,甚至當做禦寒物,一直用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乃至產生了標準的軍用綁腿,連羊毛質地的都有。

按照英軍的老說明,綁腿應緊緊包裹住腳背和腳踝以上,至膝關節以下。鬆緊程度以略微束住小腿肌肉為準,以防止太緊壓縮血液循環,太松從腿上掉下來。綁腿時應注意調整褲腿的平順,因為任何凸起都會影響到綁腿後的體感。

不過也有別的說法,即「綁腿源自印度」。

這種觀點認為,英軍的綁腿與過去羅馬人傳到不列顛的東西並沒有傳承關係,他們的綁腿是學習印度土著後產生的。

準確地說,源於19世紀的英屬印度殖民地。

印度人聲稱綁腿「Puttee」的單詞源於印地語的「patti」,即繃帶、布條。因為印度某些部族慣這種打扮(有說是喜馬拉雅山的尼泊爾人),將其傳播到了殖民地軍隊中,繼而又傳給了英軍。

英國的普通大兵沒有軍官那樣的長靴,在熱帶地區活動的他們又不願穿太長的褲子,因此便宜的綁腿成了他們的最愛。這些東西可以幫助他們抵禦印度的毒蟲蚊蠅,保護士兵們的摸爬滾打,還能穿上短褲,讓自己稍微涼快一點。

因為蔚然成風且確實好用,於是連穿著馬褲的騎兵都用上了綁腿,1902年它就成了英軍的標準裝備。甚至還有許多廠商專門生產綁腿,以供民用。

這裡面還有個趣聞,一戰爆發時,英國要求加拿大紐芬蘭組團參戰,當步兵團匆匆忙忙拉來民壯以後,卻發現連軍裝都沒有。於是當地開動裁縫鋪風風火火踩縫紉機,可裁縫們好不容易做完卡其軍裝後,發現已經沒料子做綁腿了。情急之中紐芬蘭政府幹脆敷衍了事,直接用一種藍色的寬布條做成綁腿。

於是這幫人就穿著藍色寬綁腿上了前線,還得到了「藍胖」的稱號。

不管綁腿是怎麼來的,這東西的確好用,所以很快輻射全球,隨著19世紀到20世紀的軍備改革遍及全球。至少一戰時期英軍、美軍、法軍、意軍、德軍、俄軍、奧軍,以及我國軍隊都使用了綁腿。

連1914年的醫生都給出了肯定意見,稱綁腿可以提高部隊的衛生健康問題,以及良好地對抗腿部靜脈曲張。

關於這些方面其實也存在保留意見,同樣有不少醫生認為綁腿不足以解決疲勞帶來的靜脈曲張問題,而且骯髒的綁腿有時候很容易帶來受傷後嚴重的感染。

但各國軍備部門的意見其實都很統一,綁腿很好的解決了軍褲的磨損問題,而且確實讓士兵的動作更加利落,這些便宜的布條也很好的保護了士兵的腿部,起到了與皮靴近似的作用。

至於很多人津津樂道的「綁腿減輕行走時疲勞度」的問題,其實並沒有得到國際共識。相反美國後來就因為提出了「綁腿束縛下肢,增加士兵不適感」的理由,用寬鬆的軍褲和踝部綁帶取締了長綁腿。

英軍的最後一款帶綁腿軍服是1938年發行的,然後他們在1960年也用踝部綁帶替代了長綁腿。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大部分軍隊都取締了綁腿。德軍使用了束腳的褲子以及長靴、短靴和作戰靴。美軍也採用了踝部綁帶和深腰的作戰靴。英軍在繼續使用綁腿,蘇軍也有不少綁腿,中、日兩個對手更是綁腿愛好者。法軍投降太快就別管他們了。

使用綁腿的原因是綁腿很便宜且好用,也用成了習慣。

而淘汰綁腿的軍隊則認為綁腿太麻煩,戰場局勢瞬息萬變,機械化運動戰取代了塹壕裡一蹲幾個月的陣地戰,士兵們在不斷機動,說停馬上休息,說走站起來就能跑,哪裡還有時間扎綁腿?

什麼?你說扎綁腿能幫助你長時間行軍?抱歉,一支合格的現代軍隊連騾馬都淘汰了,裝甲車、卡車才是運動的主力。士兵們會攜帶更大的戰鬥負重,多數時刻也不需要再靠11路行走超長的距離。

機械化的突擊部隊上了裝甲車就跟著坦克衝,下了車就開始打仗。空降兵更直接,落地就進入包圍圈,一雙能保護踝部的堅固作戰靴即可。

軍隊越先進越現代化,就越不需要士兵拿腿腳與車輪比效率,也就越不需要綁腿。相應的,他們更需要的是頭盔、關節護具和防彈衣,以承載更激烈的快節奏戰鬥。

雪0456說:

因為我們在韓戰中為此付出了血的代價,再加上後來有了替代品,所以慢慢的淘汰了打綁腿。

首先我們要說一下打綁腿的好處。

綁腿能夠儘量減少血液在小腿上聚集,有利於戰士們緩解腿部疲勞,特別是在長途跋涉的時候,作用更是突出,比如在兩萬五千裡長徵的時候,綁腿更是出了大力。

而且還可以充當臨時繃帶,進行緊急包紮。

遇到灌木叢比較茂密的山地以後,還能夠幫助戰士們躲避蚊蟲叮咬以及樹枝劃傷等。

正是這些種種好處,才使得綁腿廣泛流傳。

綁腿的沒落

在抗美援朝戰爭期間,美軍使用了大量的燃燒彈,汽油彈等等。

一旦被火焰燒到身上,很難撲滅,只能趕緊脫掉身上的衣服,但是這個時候,綁腿的弊端就顯出來了,由於是大量纏繞而成的,所以脫下來的速度很慢,這就造成了大量的志願軍被燒傷。

本來很多能夠避免的受傷,卻因為綁腿受到了巨大的傷害,正是這一幕幕血的教訓,讓志願軍淘汰了打綁腿。

再加上後來我國慢慢的富裕了,軍隊中開始配給軍靴,能夠起到和綁腿一樣的作用,而且更加方便。

而且隨著現在軍隊的機械化程度越來越高,就更加用不上打綁腿了。

所以打綁腿就慢慢的退出了歷史舞臺。

夏目歷史君說:

看過歷史戰爭題材影視劇的人,可能都會發現一個特殊現象,那就是不管是之前的八路軍,還是後來的解放軍都會選擇打綁腿。如此做法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關於打綁腿的情況其實是從土地革命時期就有的。

當時行軍打仗條件很艱苦,環境也極為惡劣,這對共產黨領導下的軍隊而言是一個巨大的現實考驗。與國民黨有外援軍備支撐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共產黨自身的武裝力量十分薄弱,只有所謂「小米加步槍」的配置,因此經常被對手譏諷為「泥腿子」。

由於裝備匱乏,我軍在部隊著裝方面是能簡則簡,況且基於實力上的懸殊,往往要採取遊擊戰術來打擊敵人。為應對艱難的戰爭環境,儘可能保存有生力量,打綁腿的現象便開始流行開來。

當時,我軍由於沒有裝甲部隊,所以只能依賴雙腿來進軍。

在這種高強度的運動狀態下,戰士們幾乎每天都要行軍,運動量超大,腿部滋生豐富的乳酸,若是不能及時排出,則會引發劇烈疼痛。如果行軍期間不小心,腿部的軟組織非常容易受傷,在缺醫少藥的不利情形下將給身體帶來嚴重隱患。

於是,綁腿就成了一種必要的選擇。通過打綁腿可以增加腿部血液循環,減輕長期行軍等造成的肌肉酸疼,充分釋放腿部壓力,這也被視作是一項「重大發明」。

如果需要穿越草叢樹林等複雜環境的話,這樣還可以減少給腿部造成的不必要傷害,同時還能避免酷熱的夏季時被蚊蟲等叮咬。

在紅軍開啟舉世矚目的「兩萬五千裡長徵」期間,打綁腿不僅能讓戰士們艱難應對著長途跋涉帶來的壓力,而且幫助他們更好的與前來圍追堵截的敵人進行各種周旋。

期間,戰士們少不了各種急行軍,需要在白天甚至黑夜去搶佔有利地形等,打綁腿可以減少不必要的噪音,充分保護自身安全,更好的踐行「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疲我打」的遊擊戰術。

另外,戰場上經常流血是常有的事。一旦被子彈擊中,頃刻間會血流不止。所以通過打綁腿能用來作為繃帶使用,當戰士受傷後,可以有效減輕流血,同時還可以幫助傷員安全有效的組織轉移,避免遭遇其他二次傷害,從而保存有生力量。

既然綁腿有如此多的作用,為何如今沒有繼續繼承下來呢,這背後也與戰爭有密切關聯,這是來自於抗美援朝期間一段刻苦銘心血的教訓。

新中國成立後,我軍的裝備得到較大改善,其中很多是通過戰場較量從對手那裡獲得了,比如蔣介石這個「運輸大隊長」就幫過我們很多忙。然而同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相比,我軍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這一點必須承認。

隨著韓戰的爆發,中國人民志願軍迅速跨過鴨綠江,同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美軍展開殊死較量。與建國前遇到的任何一個對手相比,美軍無論在武器裝備,還是在作戰素養等方面,都擁有世界頂尖水平。面對這個令人恐懼的敵人,我軍在各方面都吃虧不少,只能在強大精神和意志支撐下同敵人周旋。

最初,麥克阿瑟統領的美軍非常輕視志願軍,但經歷初戰後開始重視這個瞧不上眼的對手,並在戰術運用等方面採取一系列手段。

期間針對我軍有打綁腿的習慣,美軍開始頻繁動用汽油彈這種攻擊方式,試圖進行有力殺傷。當投擲汽油彈時,瞬間釋放出超過上千度的熱量,如果在人身上燃燒的話,將十分慘烈。

更加可怕的是,汽油彈與普通火焰有根本區別,它如果碰到了衣物,會持續不間斷燃燒,只有脫衣服這種唯一的選擇,才能徹底擺脫。

而遇到普通火焰燒到衣物,只需打滾便可以滅火。對於那種將腿綁得很緊的戰士來說,遇到汽油彈攻擊將陷入死地,因為根本沒有時間來給自己松腿。就這樣,無數的志願軍戰士便倒下了,其實他們中間很多人是有機會逃脫的。

另外為了最大限度地消滅對手,美軍會像當年日軍那樣採取搞一些極端手段,比如動用生化武器等。在抗戰時代,日軍曾在某些作戰環境下發動細菌戰,給國軍造成巨大傷害。而美軍繼承甚至「發揚」了這一惡毒本領,這在戰場上得到集中體現。

一旦志願軍士兵遭遇致命病毒武器的攻擊,他們的腿部便會在受傷情況下發生感染,滋生各種細菌。如果繼續長期綁腿的話,會因此加速病毒蔓延,最終很可能會導致截肢,甚至是死亡的惡果。

正是由於有了上述種種血淋淋的危害事實,我軍才最終痛下決心放棄了這種綁腿操作,讓它成了被「遺棄之物」。通過這段經歷,我們可以發現打綁腿這種著裝風格在歷史上確實曾發揮過重要作用,這是不能被忽略的。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尤其是現代戰爭手段的進化,打綁腿最終暴露出嚴重的生存隱患問題,所以最終被歷史所淘汰。只有適應新的戰爭環境,不斷進行改變和創新,才能持續贏得新的勝利。

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之所以能從最初的弱小而一步步走向強大,成為軍事實力排名全球前列的力量,靠的不是別人,而是與時俱進的學習能力。在經歷失敗後能不斷總結經驗,同時借鑑好的做法,拿來為我所用,最終才能從一個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愛2888說:

過去行軍打仗主要靠兩條腿,打綁腿好行軍。我們的老前輩就是靠打綁腿的雙腿打岀了一個嶄新的中國。

全國解放後,隨著經濟建設的發展,部隊建設由騾馬化、半摩託化、摩託化向現代化發展,有了長足的進步。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我當兵時,那時營裡的機槍連和炮兵連,還有馭手班,槍炮用馬拉。後來全團僅編有一個汽車連。那時行軍拉練,團首長坐212吉普,營長騎馬,連以下幹部戰士還是肩扛背包、靠雙腿行軍。

現在部隊大變樣了。如重裝合成旅,主要由坦克、自行火炮、直升機等營連組成,能打能防,行動快,火力猛、現代化、智能化,作戰效率高。

部隊真是「鳥槍換炮」,高度的現代化,再不用靠打綁腿的雙腿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97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